路環:澳門最後的漁村風情

????澳門最後的海村風情——路環村

近年澳門翻天覆地的變化,為這座小城增添了新色彩。還記起小時候老師常說,澳門過去是一條小漁村。昔日千帆飄揚、萬船聚港的景象已從內港消失,哪麼我們真的錯過了這種景色嗎?我們真的只能從舊照片或書本中,幻想虛構但曾經存在的過去嗎?

對大多數澳門人言而,路環村是既遙遠又陌生的地方。官方雖對古村的稱呼為「路環市區」,但路環村得以保留它原始的一面,或許是澳門早已消失的一面。沿著十月初五馬路(Avenida de Cinco de Outubro)漫步,飽覽古村風貌,細聽海浪之音……若要真正地感受澳門,路環村更勝鬧市或賭場。 氹仔(Taipa)和路環(Coloane)兩島,由於遠離澳門的煩擾及雜亂,所以歷史文化和人文風貌得以較為完整地保留下來。不過近年兩地急速地城市化,對當地僅存的文化構成嚴重威脅。對於氹仔和路環早期的歷史,一直鮮有人研究之;但近年經過多位學者進行深入研究,路氹兩地的歷史漸漸變得清晰,社會大眾對兩地文化也有所關注。 路環村位於島的西岸,為島上最大的村落。跟澳門和氹仔一樣,「路環」並非村落最古老的名稱。若翻閱古籍及調查文物,會發現路環古稱分別為鹽竈灣、鹽灶灣(天后古廟內的古鐘)、鹽灶(譚公廟內的對聯)及鹽灣。自南宋高宗紹興年間(1131年至1162年),香山縣南邊被設為產鹽區,由於路環位於產鹽區內,因此村民稱為「灶丁」和「灶戶」,其所納之稅為「灶稅」。

????譚公廟前地,曾為路環村的主要鹽區。

昔日主要的鹽場,為譚公廟前地至三聖宮地,即十月初五馬路海岸。由於接近海邊,所以方便採集海水作製鹽。以鹽來命名,足以反映產鹽業是路環村村民的經濟生產。當時產鹽業是路環村極為重要的產業,它為村落帶來大量財富,四座廟宇的與旺也基於此。直到20世紀初,路環村尚存在產鹽及買賣,甚至供應至澳門半島。奇怪的是,產鹽業卻靜悄悄地式微,其原因可在為又一謎團,理由不排除與土地開發、海水污染及無人承繼有關。 清初朝廷為對抗台灣鄭氐,因而實施海禁,強迫沿海居民遷至內陸,嚴禁任何人等出海,以徹底斷絕與台灣的關係。在1662年(康熙元年)首次發出遷界令,遷界之列內的居民必須向內陸遷移五十里。由於路環村也在列內,很多村民被迫收搭細軟離開,這些人其後於1664年(康熙三年)再遷入縣內各處。

當時遷界令的實施極為嚴苛,家園在離開前被焚燬,同時不許出海。這些措施嚴重影響中國沿岸地區的發展,房屋及田地被毀;很多居民被迫離開,流離失所,加上路途遙遠,不少家庭在路途中走散,很多人因受到路程而客死異地。遷界令雖然後來被解除,影響了路環等地日後的發展……

1669年(康熙八年),遷界令終於解除,「遷民」獲准返回家園生活。回到百廢待興的家園,村民不禁難免流淚,既為回到故地而高興,但又為日後的生活而憂。路環的田地不但荒廢而久,而且土地本來就不肥沃,所以只能生產薯芋等雜糧。因不忍看到百姓生活困苦,香山知縣張汝霖於1746年(乾隆十一年)向朝廷提出免納田稅,以讓百姓能休養生息。

????20世紀初位於路環作業的漁船(圖片來源:若瑟.利維士.嘉德禮,《永不回來的風景:澳門昔日生活照片》)

當時路氹兩地村民以打漁撒塚為生,漁農共存;村民雖有客家人,也有水上人(又稱「蜑民」)。村民除了出海捕魚外,也會用沙田作漁農之用。沙田是指從沙灘開闢出來的田地,因屬於官田而需要納稅。田主一般會把沙田租給佃戶耕種,每年需納租穀;有人也把田地改建成漁塘作養殖水產之用。田地買賣主要是叔姪兄弟之間進行,因出於情誼而稱為「送田」。賣田一般會附給一片荒園,荒園主要生產食草,能供漁產餵食,又能作為耕地的肥料。

????20世紀初時,路環村民在春季進行犁田。(圖片來源:若瑟.利維士.嘉德禮,《永不回來的風景:澳門昔日生活照片》)

了漁農和前文所提的產鹽之外,村民會養殖生畜和家禽;而家中的婦女作採蠔、曬鹹魚和製造蝦醬以幫補家計。乾隆年間開始的免稅措施,經過嘉慶年間(1796年至1820年),直至1846年(道光二十六年),使路環村一帶得以發展。在19世紀中葉(道光、咸豐年間)的路環正處於鼎盛時期。全盛時期的路環村,眾多漁船及商船聚集在海岸邊,此時村落不但是一座漁村,也是一處小商埠。由於有大量船隻聚集,村內的造船業及其他相關行業,包括木材業、建築業、搭棚業和建築材料供應等,都十分興旺。村內的魚欄、魚行、船舖、當舖、雜貨店等林立,而地價也較乾嘉時期上漲不少,同時路環村與鄰近其他島嶼和村落交流頻繁,可見路環村的繁華程度與傳統被認為是孤島伶仃成極大的差異。

????1970年代路環造船業(圖片來源:歐平,《澳門舊事:歐平濠江昔日風貌攝影集》)

19世紀中後期(同治、光緒年間),路環村開始步入衰微。商舖數量依舊不少,全島當時約有一百二十多戶,行業種類同樣是十分多元化,但頗遜於道咸時期。田地和土地買賣也十分活躍,當時的買賣方式與前期有所不同,主要以典當形式來進行。「典田者」需把田地及佃戶一拼典當給「承田者」,作為回饋「承田者」需交租給「典田者」;「承田者」的收入來源則為佃戶的每年兩次的租金。若「典田者」欲收回田地,需向「承田者」交出贖金。

對於19世紀中後期的衰微,不少證據指出是澳葡政府從中作梗。亞馬留總督(João Maria Ferreira do Amaral)上任後,不但把魔掌伸向澳門城區外,並對青洲、氹仔和路環三島發起侵略。在迅速佔領青洲和氹仔後,自1864年(同治三年)開始不斷打擾路環島的居民,經過多年的反抗後,終於在1910年(宣統二年)以一場慘案吞併路環……

與中國進行貿易,一直而來都是西方國家的渴求,葡萄牙人獲得澳門城區並進行貿易,更使其他國家欲仿傚之。經過荷蘭人多番入侵後,英國也同樣覬覦澳門及附近土地,但當英國在鴉片戰爭(Opium War)後取得香港後,不再對當地構成威脅。假如以為路氹兩島自此天下太平,則是大錯特錯。看到對方純粹用武力即可獲得更大的甜頭,葡萄牙人也欲仿傚她,不想再對軟弱的中國政府俯首稱臣,因而開始澳門第二次殖民擴張。

????張之洞,為晚清「四大名臣」之一,曾在《中葡和好通商條約》中阻止葡萄牙人以外交手段奪取澳門。

澳葡政府於1851年(咸豐元年)迅速佔領氹仔後,立刻強徵課稅、修築炮台和設立警局,當然與氹仔有緊密關係的路環也成為吞併的目標。1864年(同治三年)時澳葡政府首次發兵攻擊荔枝碗,並在荔枝碗興建炮台(即今天澳門保安部隊高等學校)。一些人視路環已在襲擊中被佔領,但事件上這僅是日後入侵行動的序曲。

其後的時間,澳葡政府多次對路環島上居民強徵課稅,並發兵擾侵,對當地民生構成嚴重影響。與此同時,即使吞併成功,也要使行動合法和合理。為此澳葡政府與中國政府展開談判,試圖採取外交途徑使非法吞併行為「合法化」。1887年中葡兩國簽署《中葡和好通商條約》(Sino-Portuguese Treaty of Peking)。這份條約名不符實,雖名為「和好通商」,但實為不平等條約。條約內容主要不是通商,而是「解決」中葡兩國百多年對澳門的問題。 這個問題對路氹兩島言而非常重要,因為問題是路氹兩島為「澳門屬地」或是中國領地。當時兩廣總督張之洞等人對條約內容強烈反對,提醒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要審視清楚內容。結果雙方就這個根本問題一拖再拖,即使條約簽署後還未能解決,最後問題也不了了之。雖然澳葡政府未能從條約中使入侵合法化,但間接為1910年路環全面被澳葡政府吞併埋下伏筆。

????1900年的路環炮台,可看到炮台上只有一根32磅前膛炮。(圖片來源:”The Defences of Macau: Forts, Ships and Weapons over 450 years”)

前文曾提及清初遷界令對遷民有深遠影響,其中包括助長了海盜和三合會等組織在路氹一帶的勢力。當中以路環島為大本營的海盜為林瓜四等人,已在路氹、橫琴一帶盤踞二十多年。林瓜四一眾人以劫商船、綁架和走私軍火為生,與居民打好關係乃必須的,所以他們不會主動攻擊漁船,但嚴重影響中葡商船的航行。

1910年5月海盜如常進行綁架活動,他們在新寧縣(今廣東台山市)綁架了十幾名學生,要求交出三萬五千元贖金。家屬原向兩廣總督袁樹勛求助,但以邊界未明為由拒絕,結果向澳門主教求助,主教繼而向澳門總督馬葵士(Eduardo Augusto Marques)轉達。眼看大好時機,馬葵士立刻集合兵力。托海盜之「福」,澳葡政府終能名正言順,以拯救人質、剿滅海盜之名,向路環展開入侵,路環戰鬥正式開始……

????路環打海盜紀念碑,上寫有「攻戰於路環,一九一零年七月十二、十三日」,是路環被澳葡政府佔領的標志。

澳門總督馬葵士一聲令下,氹仔馬上結集了一群士兵,由於海盜規模可能有四、五百人,所以葡方兵力也應有百多人以上。士兵們荷槍實彈,越過海域在荔枝碗上岸。海盜當然也早有準備,戰船及陸上人員已經劍拔弩張,隨時與葡兵展開決戰。雙方於路環村北面相遇,一瞬間槍炮齊發,硝煙四起。1910年7月12日,決定路環命運的「路環戰鬥」在槍火聲下響起。

兵家大忌之一為不熟知地勢,雖然葡兵已多次襲擊路環,但對路環地勢依然不太了解。俗話說:「猛虎不及地頭蟲。」即使葡兵裝備較為精良,但面對熟知當地地勢的海盜,葡兵初戰即處於劣勢,節節敗退,甚至連路環炮台也落入海盜手中。炮台原為葡兵控制路環村之用,但如今炮台竟成為海盜防衛的武器,炮火毫不留情地轟向他們。更諷刺的是,這是路環炮台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戰鬥中使用。當海盜們以為自己勝劵在握時,有船隻往路環靠岸,葡兵一見馬上大呼:「援軍來了!」士氣大增的葡兵馬上作出反擊,原先略佔上風的海盜面對氣勢如虹的葡兵,步步退守,最後林瓜四旗下海盜撤退。 路環樹密山高,加上不少海盜以此為家,因而繼續留在島上與葡兵展開游擊,可惜大局而定,無力回天。葡兵其後還有一支百多人的隊伍增援,以加強對殘餘勢力的清剿。當時路環島居民與海盜甚為緊密,幾乎很難分別誰是良民,誰是海盜,所以葡兵決定「一不做,二不休」,連一些嫌疑居民也對其進行清剿。殺良民、毀民宅、奪民財,甚至一艘在九澳的民船也發炮將其擊沉,38人就此死於非命,因而戰鬥又名「路環慘案」……

????澳門保安部隊高等學校,位於路環荔枝碗高地上。路環佔領後,葡兵皆駐守於此。

清剿行動一直至19日,對澳葡政府言而「佔七村、奪三島」的計畫真正結束,澳門邊界也已畫定;但對路環居民言而這是最黑暗、最迷茫和最慘痛的日子。俘虜的海盜有百多人被葡方交給中方處理,但還有一部份的海盜退至小橫琴以東山再起。由於橫琴為中方海域,兩廣總督袁樹勛要求薩鎮冰派海軍清剿。一群烏合之眾一聞大軍壓迫,馬上逃之夭夭,林瓜四一黨海盜自此消滅。 澳葡政府佔領路環,對於被害家屬表示作出賠償,但早已對居民做到不可磨滅的傷痕。早期政府對該區建立一些公共設施,路環村的傳統漁農作業、採蠔、產鹽和造船等並沒有受到太大的變化,主要原因可能為路氹兩島遠離澳門市區。直至20世紀60年代,澳葡政府興建路氹連貫公路,澳門、氹仔和路環三島自此徹底打通,路環村開始受到土地開發的影響,漁農作業、產鹽業和造船業步向式微,漁村環境面臨嚴重威脅。

????一年前從石排灣望向路氹城,今天景色早已不在……

近年路氹城的出現以及石排灣公屋的興建,標誌著路環將受到新一輪的「入侵」。當坐上25號巴士到達路環時,迎接的竟是興建中的石排灣公屋,沿途而下是工業村和豪宅的地盤,與荔枝碗的船廠群相鄰,而荔枝碗的盡頭正是路環村。筆者不禁自問:這處澳門最後的漁村景色還能持續多久?

????位於民國馬路旁的河流,是路環兩河之一。

對筆者言而路環村的彌足珍貴之處,不單因為她是澳門最後的漁村風景,更可貴的是村落的佈局、環境和建築皆保存下來,每座建築和地方都能細說她們的故事。建築是社會的縮影,每座建築背後的故事,合併起來正是整個路環村的故事,接下來的文章將會剖析路環村的一磚一瓦、一點一滴……

自然生成文化,這是社會文化的定律,路環村的佈局當然與環境和地形有關。路環村東面為山谷高地,西面為海灣,兩條河流從內陸山谷往海灣留去。兩條河流中只有位於民國大馬路(Avenida da Republica)邊的一條還在流動,而在恩尼斯總統前地(Largo do Presidente Ramalho Eanes)旁的河流則早已消失。河流和山谷成為村民務農和養畜的地方,而海灣則提供了捕魚和商貿的埠口,而村民則居住在兩者中間。

????計單奴街(Rua do Caetano)一帶的村屋群,是路環村最古老的地區,也是村落人口最密集的地方。

路環村的海灣雖有大量船隻停泊之地,但因水深較淺而不太適合作為碼頭;反而在村落北面的海角的水深較深,所以碼頭和船廠均設於北面一帶。然而早期村民都居住在路環村的南面,北面地區則較少人居住。因為南面存在不少水源,包括兩條河流和五口井,加上那裡平地較多且接近農地。在澳葡政府佔領路環村前,村屋、廟宇、市集和舶口等皆聚集在南面,形成傳統中式村落的佈局:狹窄的街道以及平行排列的房屋。 當葡萄牙人佔領村落後,路環村的佈局發展出現變化。葡人為這座傳統中式佈局加入一些西式城市的元素:公共建築如軍營、警局、教堂和街市等紛紛建成;街道和廣場也在村落中開闢出來,如十月初五馬路和馬忌士前地(Largo Eduardo Marques)。隨著人口不斷增加以及漁業發展的轉變,南區已經不能滿足發展,人們開始往北區發展,船人街(Rua dos Negociantes)的棚屋和荔枝碗的船廠在1960年代開始出現,形成今天我們所見的村落佈局。

????船人街棚屋,曾是昔日漁民之家,但不少棚屋早已人去屋散。

簡單來說路環村可分為四個區域。南區是村落最原始的核心部分,也是人口最為密集的地區,主要廟宇及小型市集依然存在。船人街棚屋及碼頭為昔日漁業的集中地,雖然漁業早已從村落上消失,但還可以看到一些僅存的商舖。位於荔枝碗馬路(Estrada de Lai Chi Vun)的船廠及村屋為村落的大區,一些人視該區為荔枝碗村,但它更像是路環村的屬區。最後是村落東面的農地,可說是昔日農業的延續,但因該區位於村落的邊緣,所以很多人忽視該區的存在。

路環村的佈局是中西文化交流中的實例,在筆者的角度言而,她絕不遜色於「澳門歷史城區」。不論是中式或西式元素,都能非常融合地展示出來。同時因為發展速度較慢,使路環村的原始面貌和紋理得而更好的保留。真正的和諧和融合,不用是掛在唇邊,而是從環境中表現出來。

????路環天后廟,為村內規模最大及最古老的廟宇。

路環村面積雖不大,卻有四座廟宇,足以反映宗教對傳統村落社會的重要性。在人類歷史中,宗教性建築具有特殊意義,蘊含其深厚的歷史、社會和美學價值,因而成為研究該地方歷史的重要對象。路環四廟分別為天后古廟、譚公廟、三聖宮及觀音廟,與澳門的大廟相較可能顯得略遜一籌,但還是不缺特色。 天后古廟位於路環村東面邊沿一帶,在民國大馬路旁邊,接近山林地區。小溪邊畫有「天后古廟」四個大字,搭級而上是一片大空地,不遠之處立著一座具嶺南建築特色的廟宇。雖說環境清幽,卻欠缺傳統廟宇的熱鬧。

????天后廟內的古銅鐘,上刻有「乾隆二十八年」,即廟宇應建於1783年或之前。

於廟宇的興建時間,可從兩條線索去考證。首先是廟內石碑上的記載,指出廟宇創建於1677年(康熙十六年),但因石碑後期重修時製作,加上缺乏沒有任何證物,所以未能以此作實。另外是廟內銅鐘,為廟內最古老的文物,上有其鑄造年份:「乾隆二十八年」。由此推測,天后古廟應建於1783年,是路氹兩島最古老之廟宇。天后(即媽祖)崇拜為澳門非常普遍。路環村漁民眾多,當中有不少是來自閩南地區,所以非常尊崇天后。最初天后古廟是在海邊,漁民上岸後便到廟宇感謝天后庇佑,香火因而非常鼎盛。天后廟曾經歷多次修繕和重建,當中能考證的包括三次重建和九次「大修」,使廟宇得以擴大自今天的規模,但亦因此難以找尋它的原址和創建時期。

????天后廟內的「四方亭」,象徵著廟宇的「官廟」地位,是路環島最重要的廟宇。

后廟內共有十七塊牌匾,當中最古老為1826年(道光六年)的「德垂澤國」牌匾,相傳還有五塊已經不在的牌匾,數量足以反映居民對廟宇的重視和它的地位。不過真正說明地位的是立於廟內的「四方亭」。擁有四方亭的廟宇為「官廟」,功能除了信仰崇拜之外,也是居民議政之地。全澳共有五座官廟,而路環天后廟是島上唯一的,因而地位和意義非凡。今在譚公廟旁的《過路環勒石曉喻》碑,原本立於天后廟內,為廣東按察使警戒水兵勿貪,可見它的重要的地位,但後因修繕而被遷。除了主神天后外,廟內兩座側廳分別祀奉六位神祗:一側為關公、康公及洪聖;另一側為財帛、華佗及魯班。不過雖神牌刻為財帛、華佗及魯班,但神像更像「福祿壽」三星,這可能為1927年(民國十六年)大修後神位從財帛、華佗及魯班改變為「福祿壽」。天后和洪聖拜祭皆因其為海神;財帛出自富豪的渴望;華佗則因當地缺乏草藥而求神靈保佑;魯班為建築和造船業的守護神。

????天后廟內的鯨魚骨,與譚公廟的骨同出自一條鯨魚。

后廟內有不少充滿藝術價值的文物,如牆上的壁畫、木雕以及屋脊上的裝飾等。四方亭內的三隻「酒船」為奠酒之用,為澳門最古老者,製造於1826年。廟內也展示一條鯨魚骨,與譚公廟的同出一「鯨」。還有香爐、香案、木橎和龍頭牌等都是廟內上百年的古物。

路環天后廟曾為最重要和香火鼎盛的廟宇,見證路環村最早期的發現,以及村民對漁業的重視和媽祖的崇拜。同時,天后廟也保留了不少具歷史和藝術價值的文物,這更顯其重要之處。可惜隨著漁業在澳門的式微,以及新一代對天后崇拜的忽視,今天在村落邊緣的天后廟更顯得冷冷清清……

????譚僊聖廟,為澳門唯一的譚公廟,是路環香火最盛之廟宇。

沿著十月初五馬路走至盡頭,寬敞的空地上立有一座小廟。廟前紫煙迴天,地上紙屑像紅地毯般覆蓋地面,海浪聲不斷地奏起,彷彿是要細說古廟的故事。很久以前,一戶來自麥田村的鄧氏家庭因戰亂而南逃,乘船來到路環時遇上風災。雷厲風行,巨浪四起,他們當以為九死一生時,於是打開箱子並向箱內的神祇祈求。忽然間海面回復風平浪靜,陽光從雨雲出現,簡直就是一次「神跡」。他們登岸後發現風災毀了岸邊的船艇,反而自己卻平安無事,於是他們在神跡發生的地方附近上,建立一座小茅廟,供奉保佑他們的神祗,這個神祗名曰「譚公」。

雖被稱為「譚公」,但神像竟是靈童。相傳譚公原名譚德,為廣東歸善縣人(今惠州市),十二歲已經得到道成仙,幫助當地漁民進出港口,深受當地居民崇拜。譚公成仙後練成「長生不老之術」,所以祂的形象一直為靈童或真人。多年來譚公廟一直是保佑著路環村村民,但茅廟日久失修,村民決定重修新廟。譚公廟內的古銅鐘、「仙哉聖靈」及「仙術活人」的牌匾均記載了廟宇建立於1861年(同治元年)。

????譚公廟的鎮廟之寶——鯨魚龍船,歷史比廟宇更悠久,下面的鯨骨是殘餘下來的。

譚公廟並非官廟,所以總不及天后廟,但其香火鼎盛和信眾眾多,使天后廟的信仰地位遜色不少。廟內除了上述的三件古物外,最重要的文物為「鯨骨龍船」。相傳一條鯨魚在路環擱淺,死後漁民把鯨魚的一條肋骨雕刻為龍船,與其他骨骼一同存放在尚為茅屋的譚公廟。在南海地區鯨骨傳統會送給天后廟祭祀,雖然村民也將一小部分的骨頭贈予天后廟,但顯然譚公廟在人們心目中地位崇高。順帶一提,在海事博物館中的龍船模型實出自同一條鯨魚,骨頭為譚公廟捐贈,而其餘的鯨骨則早已腐化掉。 廟的兩側有兩座小亭,各有一座碑石。一側的新立的碑文有關廟史的記載,另外一側是原在天后廟的《過路環勒石曉喻》碑。碑文記載幾位疍民在九洲作業期間,被當地水兵騷擾,於是向廣東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投訴,按察使立此碑以警戒水兵。這座石碑雖只是簡單的記錄,但為當時路環島的歷史及環境提供重要線索。

????路環觀音廟,昔日菩薩透過圓孔,保佑船民和漁民。

狹窄的街巷和簡樸的村屋,遊人在村內漫步,一磚一瓦、一石一木都能吸引他們的眼睛。在計單奴街(Rua do Caetano)上行走時,若是留意環境會發現一條小巷,小巷的盡頭有一道牆壁,壁上有一個大洞,洞內能一睹廟宇之光。路環觀音廟位於大廟巷(Travessa do Pagode),廟宇的入口位於兩側,而且被村屋包圍,所以遊人較難發現它的存在。

觀音廟內存有碑文,記載了廟宇建於1800年(嘉慶五年)。觀音菩薩又稱「慈航真人」,負責普渡眾生,保佑人們化險為夷。觀音廟由船民和艇戶合資興建,而初期建立時廟宇位於海傍,所以大量船隻停靠海岸。船民和艇戶上岸後會到廟內答謝神恩,因而香火鼎盛。抗戰期間,路環街坊在觀音廟後建立「路環四廟街坊慈善會」(Associação de Beneficência Si Mui de Coloane),作為路環廟宇值理會,不但負責村內四座廟宇的管理及慶典安排,也是街坊議論政事的地方,所以值理會同時擔任鄉公所的作用。

????觀音廟內的彩門,是廟內極為珍貴的文物。彩門上刻有兩鳳在側,中央為戲曲人物,上有祥雲神仙,手工非常精緻。

今天船艇泊岸的景象因漁業沒落而消失,昔日海岸已築成一座村屋,而古廟也被屋舍包圍,香火也漸漸變得冷淡。廟宇門上保留了一件「彩門」,為嶺南廟宇特有的裝飾物。彩門上刻有兩鳳在側,中央為戲曲人物,上有祥雲神仙,手工非常精緻。這件彩門可說是澳門廟宇中保存完好、華麗奪目的,也是觀音廟的鎮廟之寶。

????三聖宮,位於船人街旁,「三聖」分別是觀音菩薩、金花娘娘及華光先師。

另外,位於船人街的三聖宮,規模與觀音廟一樣細小,但廟宇則較為興旺。「三聖」所指是觀音菩薩、金花娘娘及華光先師。金花娘娘為嶺南地區女神,保佑生育和產子,是路氹兩地唯一的拜奉金花娘娘的廟宇。華光先師為火神和神功戲之神,故譚公誕時會到廟內恭請華光等神祗觀戲。三聖宮內沒有古鐘,取而代之是一塊「雲板」,為鐵製祥雲形狀,作為敲報之用。雲板上刻有建造時間,為1865年(同治四年),即廟宇建立時間不遲於此年。廟內另一重要文物為香案,於1910年(宣統二年)製成。香案刻有巨型蝙蝠圖案,因蝠與「福」字同音,所以為中國吉祥物,這種設計的香案為澳門唯一的。

????三聖宮內的雲板,為敲報之用,上刻有同治四年,即廟建於1865年。

路環村四座廟宇,所崇拜的皆為俗神,為村民實現願望的神祗。每逢大時大節,村民都會擕帶香燭和祭品,到廟宇進行祭祀,祈求神明能保佑全家平安和幸福。這四座廟宇反映宗教對傳統村落社會的重要性。在人類歷史中,宗教性建築具有特殊意義,蘊含其深厚的歷史、社會和美學價值,是當地社會文化的結晶。

????路環聖方濟各堂,為路環島上的堂區教堂。

葡萄牙人對宗教的熱誠,可以從他們的城市規劃中看到,教堂和炮台是佔領地最早的建築物。路環村作為島的市中心,當然也建有一座教堂——路環聖方濟各堂(Chapel of St. Francis Xavier)。教堂為路環島天主教中心,而堂區是以中心教堂來命名,所以路環島又稱「聖方濟各堂區」(St. Francis Xavier’s Parish)。 聖方濟各堂建於1928年,但建築本身則早在1903年已築成。教堂前身為一座簡陋平房,作為育養所、學校和小教堂之用,由嘉諾撒仁愛女修會(Canossian Daughters of Charity)興建。1928年,為紀念聖方濟各.沙勿略(St. Francis Xavier)和順應當地傳教活動而改建為教堂,教區也至此成立。

????聖方濟各.沙勿略的右臂肱骨「聖髑」,曾存放於路環聖方濟各堂,現存於聖若瑟教堂內。

路環聖方濟各曾收藏聖方濟各.沙勿略的「聖髑」,即聖人的遺骨。聖方濟各為16世紀的耶穌會(Jesuit)傳教士,是最先把天主教傳至果阿(Goa)、馬六甲(Malacca)和日本等遠東地區,更一心潛入中國傳教,可惜心願未了便撒手人寰。聖方濟各在遠東傳教史上有先鋒,也是日後天主教的發展打下基礎,所以有「遠東傳教元勳」之稱。 聖方濟各回歸上主的懷抱後,遺體存放於果阿舊城的慈悲耶穌大殿中(Basilica of Bom Jesus)。1618年,他的右臂肱骨作為「聖髑」送至澳門聖保祿神學院(St. Paul’s College),以鼓勵傳教發展工作;但大火過後,「聖髑」輾轉存放在聖安多尼堂(St. Anthony’s Church)及主教座堂(Cathedral of the Nativity of Our Lady)中。直到1978年,陳基慈擔任堂區神父時從聖若瑟修院(St. Joseph’s Seminary)運送來。同時,教堂也曾保存在大三巴火災後遺留下來的59位日本藉及14位越南藉殉道者的遺骨,所以路環聖方濟各堂曾經是澳門的朝聖地點。近年聖髑被送回聖若瑟修院;日本藉殉道者的遺骨則由主教林家駿送回日本長崎,而越南藉死者的遺骨送回天主教藝術博物館與墓室(Museum of Sacred Art and Crypt,位於大三巴遺址後)。

????教堂內的耶穌聖嬰雕像

環聖方濟各堂的表面與其他教堂並無分別,都是巴洛克式建築物,而唯一較大的分別是利用鋼筋混凝土結構,非傳統的磚木結構。教堂外掛有一些中文宣傳標語,是澳門教堂少有的做法。教堂內部不太大,左有耶穌聖嬰的雕像,是陳基慈神父從義大利某座將要拆卸的育嬰院帶回來,而右面則是聖方濟各的聖像。教堂設有展覽室,以展示聖方濟各傳教過程、教會的活動以及一些藝術品,如中華聖母畫像和耶穌受苦的木雕等。

路環聖方濟各堂,與路環四廟共同構成村內的宗教文化:從最初的傳統道佛神教,加入西方的天主教元素,達致真正意義上的文化交融。在譚公誕舉行當日,教堂甚至會開放兩旁的倉庫作暫時存放表演用品之用。宗教上的融合,使路環小漁村更顯得寧靜和諧……

????古路環炮台上最古老的火炮,鑄造於1860年,屬32磅前膛式線膛炮。(圖片來源:《海島迴瀾(第三期)》)

路環村最古老的西式建築物,正是位於荔枝碗高地的澳門保安部隊高等學校,即路環炮台(Coloane Battery)。與16世紀時佔領澳門不同,19世紀的擴張活動是以軍事主導,所以路氹兩島最古舊的西式建築都是軍事設施。        1864年時葡兵對路環發動第一次入侵,20年後(即1884年)他們在當地築成了一條小型炮台。炮台是簡單地以半六角形平台架上一根大炮,附近設有隱匿的彈藥庫。大炮現今依然保存在高校內,是炮台最悠久的文物。大炮為32磅前膛式線膛炮,由英國貝利佩克公司(Bailey Pegg Company)於1860年鑄造。英國貝利佩克公司在18及19世紀為不同國家鑄造火炮,今天大炮台(Monte Fortress)上的火炮也是出自該公司,而且是同期生產的。 炮台在1884年建成後,澳葡政府不斷地對其進行擴建。他們在炮台附近設立哨站和駐軍建築,使炮台更具有保壘的規模。1910年,路環炮台因完全佔領島嶼而進行更大規模的擴建。政府不僅把哨站和駐軍建築擴建成今天所見的兵營,同時也在四周加建垛牆,炮台增加了駐軍數量,並加強了防衛能力。隨著科技的進步,炮台的裝備亦與時並進,增加了機關槍等新式武器。路環炮台不但監視路環村及其他島上村落的情況,也鎮守外十字門海域以防止敵人入侵。 澳葡政府除了派駐軍隊外,也設立警察隊以維持當地治安。昔日的路環警察分局位於恩尼斯總統前地旁的衛生中心,建於20世紀初期,具有新古典時期(Neo-classic)的建築特色。建築物以實用為上的單層結構,沒有前廊,立在堅固的花崗岩台基上。另外,水警則由船政廳管理,而最早期的船政廳辦公室在十月初五馬路海傍。 葡萄牙於1974年爆發「康乃馨革命」(Carnation Revolution,又稱「四.二五革命」),不但成功推反獨裁者薩拉查(António de Oliveira Salazar)政府,也解放了葡屬殖民地統治,但不包括澳門。雖然仍為澳葡政府統治,但葡兵被下令撤離澳門,所有炮台及原駐軍設備被空置下來。

????路環衛生中心,原為路環警察分局。

為了取代原來的駐軍,澳葡政府在1976年於關閘兵營成立保安部隊綜合訓練中心,作為訓練治安部隊之用。兩年後,訓練中心遷至今天的路環炮台,直到1988年才改名為澳門保安部隊高等學校。原路環警察分局遷入高等學校中,並改建為路環衛生中心,以滿足當地居民的需要。

屹立在荔枝碗高地的路環炮台,早已不再是殖民者的爪牙,而是澳門保護者的訓練地。登上炮台時,微風吹拂,萬籟俱寂,原來炮台的槍炮聲和硝煙味已成為歷史,相信炮台也為路環的和平感到安慰,並繼續履行守護村落的任務。

????路環打海盜紀念碑

立於馬忌士前地上的「打海盜紀念碑」,與背後的聖方濟各堂,共同構成路環村浪漫優雅的印象。對於「打海盜紀念碑」的歷史,不少人對它的認知只是葡兵成功擊退海盜,而碑上所刻之文字也僅是「攻戰於路環,一九一零年七月十二、十三日」。至於紀念碑背後的血腥和悲慘,已在前文中作簡單描述,本文將不再重複說明。不過它卻帶出一個問題:為何清剿海盜的行動最終演變成「慘案」呢?

路氹兩島與海盜的關係是千絲萬縷且源遠流長,最早的記載可以追溯至元代。橫琴島和三灶島是香山縣海盜聚首的地區,而路環與兩地非常接近,且交流極為密切,所以路環村均在海盜的勢力範圍下。明末時期,當中國沿海受到倭寇之患影響時,香山的海盜勢力也日益頻繁。不少在內地犯事的亡命之徒與普通居民,甚至鄉里豪強,皆前往當地加入海盜行業。 康熙初年為打擊台灣鄭氏以實施的「遷界令」,對香山縣居民的民生帶來無可彌補的影響。遷界令引起的災害,促使香山縣「遷民」投靠海盜和反清組織等勢力,以反抗滿清的統治,導致香山縣等地發生多次民變。路氹兩島在遷界後,海盜和反清組織的勢力更為穩固,村民可能既是農民和漁民,而背後同為海盜和反清組織人士。由此可見,村民的身份相當複雜,而這可能間接造成日後葡兵剿賊時禍及平民的原因。 清代嘉慶年間,南海一帶擁有最強大海上勢力的張保仔,也曾經多次在路環、橫琴地區出沒,而路環更是他的主要活動範圍之一。張保仔其後受朝廷招安後,當地海盜勢力仍未見有消退的現象。清末期間仍有不少亡命之徒逃亡至路環村,當中包括日後建立新勢力的林瓜四。他原為香山縣隆都村農民,後因殺人罪潛逃路環,其後組織成屬於自己的海盜勢力。

????20世紀初一名路環的女海盜。值得注意的是,海盜手上的武器為葡萄牙毛瑟槍(Mauser-Vergueiro,或稱Masuer 7.9mm m 1904),是當時葡兵主要裝備之一,卻落在海盜之手。(圖片來源:”The Defences of Macau: Forts, Ships and Weapons over 450 years”)

林瓜四的海盜以行劫商船、走私軍火和綁架勒索等手段,獲取大量金錢,勢力也迅速澎漲為該區最大者,並對廣東一帶船隻航行安全構成嚴重威脅。林瓜四的勢力在1910年終於因綁架學童一事遭澳葡政府清剿,勢力也隨之而散。至於林瓜四本人,則在清剿發生前兩年,被親屬出賣,在於橫琴的米舖中被葡兵捉拿,然後交給中國政府處理。換言之,林瓜四本人沒有參與綁架活動和戰鬥,而且被捕時的林瓜四已經是七十歲的高齡老人。

「打海盜紀念碑」的樹立,不僅是為宣揚澳葡政府除暴安良的功績,也標示佔領路環村及完成擴張「大業」。然而,海盜勢力依然殘存於路環和橫琴等地,但隨著政局走向安定,活躍了多個世紀的海盜活動終於消聲匿跡。 殘陽猶如血,血濺古石碑,碑後的鮮血和淚水,還有多少人記起。海盜的蹤影已從村內消失,村民不再像先祖們荷槍實彈、血戰海上。他們只是平凡的小市民,享受和平而寧靜的生活……

????客商街,路環古老的購物街,但現在只有少數商戶依然營運。

有人聚居的地方,小不了出現一些商業活動,這漸漸構成了充滿當地特色的「市集文化」。市集和市墟是人類最早的活動場所之一,也是城市和村落文化中重要的一環。路環村的商業活動,年份相信已難以追溯,但地方仍存在,甚至延續著…… 要數路環村內與商業活動有關的街道,必是位於恩尼斯總統前地附近的客商街。前文提及,路環村最古舊和最密集的地區是南區村屋群,村民和漁民多聚居於這區。在十月初五馬路開闢前,客商街十分接近海邊,所以船隻都會停靠於海邊。由於陸路交通尚未打通,貨物多利用水路運送到村內,客商街因而慢慢地形成小商街。 每天早上,商戶會輕輕地拉開店舖的鐵栅和遮板,然後門邊的貨物放到街道邊,並整齊地推放著。店舖的舖位延伸至街道上,貨品在帆布蓬下擺賣,商販坐在椅子上,一邊等待他的客人出現,一邊跟鄰店的商戶或路過的市民聊天。客商街的商舖多是雜貨店,蔬菜、水果和糧油雜貨等生活必需品皆有,而其他生活和家居用品也可在店內找到。 商舖的貨物主要存放在舖面後的倉庫,一些接近海傍的店舖會把倉庫設在海邊,因為運輸極為方便。由於屋宇功能是商住合一,所以商舖的上層是作為居住之用。當店舖關門後,舖面會成為商戶的客廳。家人在吃過飯和洗過澡後,會聚在廰內聊天和看電視。假若屋宇的側門外是廣場前地,他們可以坐在門外與街坊傾談。在路氹交通尚未十分發達前,客商街對當地居民來說顯得重要。

????路環街市,圖中的屋頂和大柱相信是街市最古舊的部份。與其他街市相比,雖欠缺人流,卻具古樸感。

澳葡政府攻佔路環村後,在恩尼斯總統前地附近建立街市,即路環市政街市。街市的設計與氹仔嘉模市墟(Camões Square)差不多,以高大的柱子承托大屋頂,四邊沒有牆壁,使空氣變得流通且光線充足,而建築物更像古希臘的公共活動空間。街市的規模不大,反映路環市區人煙稀少。在20世紀後期,政府對街市展開而大規模的修繕,並以擴大了街市的規模。除了在原來的亭子四周加建舖位和辦公室外,也加入現代物料如金屬、電燈和圍牆等,使街市更適合商戶和居民使用。路環的客商街和街市並非只是服務當地居民,由於村落與橫琴島是非常接近,所以很多橫琴居民經常來往兩地工作。即使路環歸澳葡政府管轄,兩地村民依然如常來往,而水警也沒有留難他們。橫琴居民早上來到路環工作後,會售買一些蔬果和魚類回橫琴。時至今天,兩地的交流依然僅在,但已經大不如前。

隨著路氹連貫公路的開闢和居民漸漸離開村落,路環不少店舖的鐵栅已經不再拉開,留下栅上的舖名讓人懷緬過去。曾經盛極一時的客商街,今天只有少數市民和遊客光顧,舊舖已經被拆毀、被改建、被空閒,幾位蒼髮老人努力地延續客商街的過去。那些年,客商街的叫賣聲和談話聲,早已成為歲月遺音,人們永遠失去的景象……

????計單奴街,是路環村主要的橫街,兩旁有不少民居。

進入路環村,經過客商街及聖方濟各堂後,據筆者的過往經驗,很多遊客都會被十月初五馬路的「無敵」海景深深吸引,然後沿著馬路漫步,而走進計單奴街的遊客則甚少。的確,葡萄牙文化與海洋的關係,使擁有葡式風格的村落和房屋,在大海的襯托下更顯其特有韻味。 回到計單奴街,街道兩側都只是普通的村屋,較為特別只是加入葡式街燈,實際上跟內地的現代村落沒有太大差別。這些微不顯眼的村屋,卻是村內最古舊的部分,也是村內人口最密集的地區。前文曾提及,由於路環村的地理環境是前海後山,海灣為漁船停泊處,而山邊為村內的農地。兩河從山區流經村落至大海,加上村落也存有水井,所以最早的居民都聚居於此。

????位於客商街的四棟雙層結構村屋,多曾是上居下舖,但今天已全為房子。

路環村的村屋群較為雜亂無章,事實上一條小村落根本無需實行任何規劃。村屋群中主要的橫街有客商街、計單奴街和中街(Rua do Meio),而村屋之間也形成不同的街巷,如氹仔巷(Travessa da Taipa)、美女巷(Travessa das Lindas)和水桶巷(Travessa da Pipa)等,一些地方甚至形成小廣場和前地。橫街雜巷,四通八達,正是傳統中式村落的佈局。街道上的村屋是以傳統中式房屋為主,早期的是以石砌成,後來才以磚作材料;但不論是早期或後期,結構上都會使用木材作為支撐房頂的圓樑和支柱。屋頂由硬山式山牆承托著,並以瓦片覆蓋著。最簡單的房屋是單層結構,但空間非常細小,不足以應付生活,所以很多人都會加建樓閣或多建一層,變成了雙層結構房屋。不過,對於工場言而,雙層建築同樣未能滿足空間需求,為此屋主會加闊山牆的距離來增加房屋的空間。此外屋主也會根據自己的需要、地形和用途來設計房屋,如在客商街的大型舖屋,以雙層平房、單層建築和庭院構成,房屋的結構較為複雜。隨著房屋殘舊而進行修繕工程,這些傳統房屋從外貌和結構上加入新的元素。不但把原來沒上色的房屋塗上鮮艷的色彩,並把房子從傳統磚木結構改為鋼筋混凝土結構。

????位於肥胖圍(Patio do Gordo)的水井,但早已被封閉。

昔日,村屋之間狹小的街巷和小廣場是村民之間交流溝通的場地。閒時村民會坐在門前,與鄰居傾談和打麻雀,到了晚上更會在路邊吃飯。村內的五口水井則是婦女們的聚集處。所謂「三個女人一個墟」,村內的婦女都圍著這些水井打水,然後一邊洗衣服,一邊閒聊,相信真的很像市墟一樣熱鬧!不過這些畫面隨著時間的流逝,早已從路環村中消失,留下的是一絲一絲的懷念……

????船人街棚屋,曾是路環主要的漁業區且多為魚欄,但現在不少的已經改建為住宅或餐廳。

路環廣闊的海灣上,微風悄悄地牽著雙手漫步,海浪拍打岸邊為你演奏,藍天蔚海成為眼前的美景。在不遠的海灣盡頭,佈滿一群小棚屋,那裡是名為船人街。船人街,即「船人的街道」,為昔日漁民聚集的地方。不過路環村的漁業並非始於船人街,而是十月初五馬路海傍…… 一如前文所述路環村始於南面,漁民自然不例外,他們也聚居在計單奴街一帶的村屋。計單奴街附近有名為船舖街(Rua do Estaleiro)和船舖前地(Largo do Estaleiro)的地方,即當時漁船會停泊於十月初五馬路一帶。由於漁船雲集,以漁船和漁民為對象的店舖自然營運而生,包括為漁民修補和保養漁船的船舖。

????颱風委員會辨公室,原是路環港務分局,主管路環一切海上事務。

天在馬忌士前地附近,設有颱風委員會(Typhoon Committee)的辦公室,是一座葡式風格的小房,但它的歷史卻不為後人知。澳葡政府佔領路環後,為有效管理路環村的海上事務,建立了船政廳辦公室,地點坐落在十月初五馬路海傍。當時的船政廳同時接管港口警察,即後來的水警,以方便掌管和監管該區一切海上貿易及船隻活動。直到20世紀60年代,船人街一帶才開始慢慢發展起來。前文曾提及路環村北面的海灣較深,特別是海角位置,適合船隻停泊。由於大型船隻的使用日漸普遍,船隻未能停靠在淺水的南面海灣,所以漁業發展的重心從十月初五馬路轉移至船人街,而澳葡政府也在海角位置建立今天所見的路環碼頭。

????路環碼頭,約建於1960年代,有不少漁民在碼頭上貨,但今天只有船隻運送村民來往橫琴。

人街區建築中最具突出的是棚屋,大約出現於「一二.三」事件後,相信為路環漁民與政府在事件中磋商後結果。棚屋建於海灣淺沙上,用大量木棚支撐屋子的地基,再用木材簡單地構成支架後,以鐵板和木板鋪成;若棚子出現損壞,只要更換新的即可,而附近船廠及木廠有很多廢木供他們使用。棚屋與村屋有不少相同之處,都是前舖後居,並設有庭院。昔日漁民出海作業後,把漁船駛回路環深水區停靠,然後用舢板把裝滿魚獲的魚桶運至碼頭,工人把魚桶拉到碼頭前地後,再把魚獲賣給附近的魚欄。魚欄把海鮮售至村落和澳氹兩地,一些則會留作自製鹹魚,而曬鹹魚的程序會在路邊或棚屋的庭院上進行。另外,魚欄更會自製鹹魚、蠔油和蝦醬等,以增加銷售利潤。

????遺留下來的棚屋,路環歷史的見證。

型船隻的使用,漁民轉到香港等擁有深水港的地方下貨,或直接在公海交易,使路環漁業及漁港地位大受影響;加上行業已無人承繼,路環船人街曾經的興旺的漁業隨漁船的離去而消失。寂靜的碼頭僅作為運送村民到橫琴的渡口,而棚屋在海浪和時間的洗刷中保留下來,但餘下軀體卻凋零下來。

老人從殘舊的棚屋中出來,望著平靜的海面。夕陽西下,懷念的眼神流露出來,船人街的舊景早已永不回來……

????路環荔枝碗信榮船廠,是澳門造船業的遺址之一,見證澳門20世紀中後的造船業發展。

在路環碼頭前地附近有一條斜路,通往路環荔枝碗村。途中遇到名為「合興」的船廠,這座船廠內滿是廢棄的木材和垃圾,看來早已是荒廢了。在不遠的前方,還有更多的這樣子的船廠等待著,這裡正是路環荔枝碗村——澳門最後的造船工業遺址!在進入正式介紹前,筆者必先提醒前往參觀的人,荔枝碗是澳門其中一處最多惡犬出沒的地方,而且船廠屬私家地方,請於廠主同意後才前去參觀。

????路環1970年代的造船業(圖片來源:歐平,《澳門舊事:歐平濠江昔日風貌攝影集》

漁業與造船業是相輔相成的關係,漁船是漁民捕魚的重要用具。澳門曾是繁榮的漁港,造船業的發展當然也十分興旺。澳門半島的船廠區在提督馬路(Avenida do Almirante Lacerda)沿岸地區,是內港漁船和商船的修繕地區。一如前文所言,路環村也是漁港和商埠,而最初的造船區和船舖在村落南區海傍的船舖街一帶。直到20世紀60年代,路環漁業往村落北面轉移,同時澳門半島的造船業因漁業式微和填海造地等因素。部份船廠轉至漁業尚存的路環,在海角附近的荔枝碗區繼續經營。 正如今天所見,船廠的結構頗為簡單,以大量木材構成支架並以金屬加固,然後以鐵板包圍兩側和屋頂,形成巨大的工作空間。辦公室一般會設置在船廠側邊或閣樓,廠內也設有休息場所和專門用作修理機件的空間。隨著船隻體積愈來愈大,機械的使用也日漸普遍,機械鐵勾和電鋸等機械可以在廢置的船廠中找到。另外,由於廠內放有大量木材,大量消防設備也放在船廠中。

????懸吊在船廠內的機械遙控器,隨著機器的普及,船廠也採用一些機械作為輔助。

荔枝碗的船廠多是從澳氹兩地轉移過來,所以較少與路環原居民接觸,居民主要是同行人士結集,因而給人自成一村的感覺,所以一般人視船廠區為「荔枝碗村」。除了船廠,很多與造船業有關的商舖紛紛成立,如木材店、五金店、機械修理店和油漆店等。同時,一些船廠工人在區內以廢木和鐵板築成簡陋的木屋。隨著人口的增加,區內也出現咖啡店和小商舖,而「漢記」是當中最有名的。

????寂靜的荔枝碗馬路上,當年工人忙碌工作的情景已成為夕陽下的幻影。

荔枝碗船廠區見證澳門造船業的最後日子。雖然澳門漁業在20世紀中葉開始步向衰落,但造船業卻在70年代至90年代之間在大起大落中渡過。船廠以建造木船為主,因為澳門造船業的技術優秀,即使本澳漁業沒落時,內地和香港等地方還有訂單來。可惜,在內地開放市場、木船需求降低及無人承業的關係,今天的荔枝碗船廠多已經廢棄了,而不少造船工人從事其他行業維生。

????夕陽工業,殘光下的遺美。

夕陽下,破爛的鐵片在風中飄搖,腐壞的木頭散滿在地上,機械在無止境地等待著。船廠內的一切都是靜止的,它們還在等待,等待一張訂單的到來,等待下一艘新船的誕生。沿著荔枝碗馬路漫步,還有更多破落的船廠,不少攝影師冒著危險前來,為殘破的遺跡留下記錄,懷念這份將要消失的過去,欣賞和告別這個夕陽工業的殘缺美……

????路環舊發電廠,現為民政總署渠務部工場。

在路環船人街上有一處名字嚇人的前地,名為「屠場前地」(Largo do Matadouro)。很多遊客途經此地時都不禁想像這裡曾經是屠場,而前地旁除了三聖宮及路環漁商聯誼會之外,的確也有一座與提督馬路的牛房(Ox Warehouse)的外型差不多的建築物。事實上,這座建築物與牛房的共通點,只是公共建築物和相近時期建築風格,而它曾經是路環島的發電廠。

1906年,澳門電力股份有限公司(Macau Electricity Company)獲得澳門半島的電力專營權。由於澳門市(Municipality of Macau)與由路氹兩島合併而成的海島市(Municipality of the Islands)是分開管理,所以專營權並不包括路氹兩地,而海島市政府只能自行發展兩島的電力設備。對於路環村最早的電力設備記載,為1916年工務局和電話局支付製造木電線柱的費用,也就是說路環的發電設備工程在此時已經進行。 八年後,由海軍少校賈門拿(Artur Leonel Barbosa Carmona)負責的路環街道電力照明工程竣工了。作為海島市的大事,亮燈儀式特別邀請總督伉儷出席。嘉賓乘船抵達路環村後,在眾人的見證下驅動發電機,漆黑的海傍出現閃耀的燈光,路環村晚上的黑暗成為歷史,而島上的發電史也正式開始。然而,當時的發電機組並非今天的舊發電廠,而是設置在村內一座中式建築物內。

????1935年路環村海傍,可以隱約看到有幾座電燈柱。(圖片來源:Carvalho, J., “Taipa e Coloane: Macau de Outra Barda”)

路環舊發電廠的興建時期相信是20世紀中葉,而建築特色也符合該時期的風格。建築物的外型簡約樸實,並使用大量金屬玻璃窗,具現代公共建築的特色。屋頂以鋼筋混凝土製成桁架作支撐,設計上則採用折衝式,在西式屋頂上加入仿中式燕尾的裝飾。發電機組放置在室內,牆上配置儀錶,而室內的窗戶保持開始以達到空氣流通。 發電廠經歷幾次擴建,在50年代時加建了一座儲水池;其後在建築背後興建兩座新建築物,分別是單層和雙層,建築物以圍栅作連接。發電廠內設有四個發電機組,在50和60年代電力只從黃昏至清晨二時供應,不過5月至10月期間因正值炎夏,所以在早上十一時至下午四時同樣發電。隨著電力需求的提升,路環舊發電廠的機組也作出更新以符合需求,後期的發電機組分別為90、45、26及250瓦特功率,分為兩組機組輪流供電,在高峰期時會三或四個機組同時發電。

在1970年代末,路環新的大型發電廠,九澳發電廠竣工並投入運作,路環舊發電廠的歷史任務宣告結束。這座曾經見證路環發電史的建築,現在反而無人知道它的過去。空閒的廠房被民政總署渠務部用作工場,直到近期才提出把建築改建成博物館,以展示路環昔日的歷史和生活。

參考資料

  • Wojtowicz, J. & Haigh, D.(1990)。《路環村讀本》。澳門:澳門文化學會。
  • 陳煒恆(2000)。《路環掌故》。澳門:臨時海島市政廰。
  • 陳國雄(2006年8月21日)。《曾經輝煌的澳門造船業》。《中國水運報》。摘錄自://www.zgsyb.com/GB/Article/Print.asp?ArticleID=29875
  • 鄭煒明(2007)。《氹仔路環歷史論集》。澳門:民政總署文化康體部。
  • 呂志鵬與黃健成(2009)。《澳門天主教堂》。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澳門:澳門基金會。
  • Garrett, R. J. (2010). “The Defences of Macau: Forts, Ships and Weapons over 450 Years”.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 張卓夫(2010年9月)。《路環的古廟楹聯與製鹽業》。《海島迴瀾(第二期)》。澳門:民政總署氹歷史館。
  • 朱杏柱(2011年9月)。《路環發電歷史與路環電力廠》。《海島迴瀾(第三期)》。澳門:民政總署氹歷史館。
  • 許日銓(2011年9月)。《路環漁港的興起與衰落》。《海島迴瀾(第三期)》。澳門:民政總署氹歷史館。
  • 蕭國健(2011年9月)。《路環1860年的大炮》。《海島迴瀾(第三期)》。澳門:民政總署氹歷史館。
Item added to cart.
0 items -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