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隆炮竹廠遺址:澳門最後的爆竹業遺址

????益隆炮竹廠是澳門現存最完整、最具規模的爆竹業遺址。千家爆竹由此起,百感回憶始根尋。益隆響聲遍澳名,千情觸感存根心。

近期政府開始對氹仔的益隆炮竹廠進行一些修復工程,相信遲些還有更大規模的保育計劃推出。經過三十年風雨後,爆竹廠遺址已經變成一片頹垣敗瓦,四周都長滿了樹木,彷彿是氹仔市區中的一座森林。在殘破的圍牆背後,不但隱藏著一段爆竹業的回憶,更包含氹仔發展的故事。本文將走進益隆炮竹廠內,了解這段鮮為人知的爆竹廠遺址。在前文中提及澳門爆竹業最早可以追溯至19世紀末期,直到1910年,澳門共有七座爆竹廠。在1923年,澳葡政府批准李兆林在氹仔長沙馬路設立一家爆竹廠,名為「廣興炮竹廠」(即後來的「廣興泰號」)。隨後,其他人也紛紛向政府申請設立爆竹廠,而鄧璧棠的申請在1925年提交。原來,益隆炮竹廠在南海鹽埗設址,後來由於澳門的經營環境較佳,於是把廠房從內地遷移到澳門。結果,鄧璧棠獲得政府批出土地經營,而1923年標誌著氹仔爆竹業發展的起步。

????1925年6月27日第27號《澳門憲報》中,鄧璧堂申請在氹仔新街開設爆竹廠。       

鄧璧棠的爆竹廠名為「益隆炮竹廠」,而廠房約在1925年9月26日獲得批准,初期已有近82,000平方米的土地。自台山電光炮竹廠爆炸後,政府不但把澳門所有涉及危險工序的爆竹廠房全都移遷到氹仔,還有對爆竹業定下不少規定,以保障居民的生命和財產,其中包括對危險品的管制。廠方需要每年向政府續牌,而且經過多個政府部門的審批。由於當時澳門缺乏爆竹業的人手,所以爆竹廠主要招募來自東莞、高要、南海地方的工人,他們會得到廠方提供宿舍、炊具和床板等設備。

????益隆炮竹廠內的招牌,立於1928年6月17日,相信是遺址中最古老的物件之一。

雖然政府對爆竹業有相當嚴格的管理,但澳門天氣炎熱,使爆炸事故時常在氹仔發生,幾乎每年都會發生一次爆炸,而益隆炮竹廠也不例外。在1926年至1927年期間,益隆炮竹廠曾發生最少一次嚴重爆炸,不但使部分廠房損壞,也使附近的工廠民舍被炸燬。當時負責管理爆炸品的危險品生產安全委員會,要求廠房修復受損工房的同時,也要對廠房進行改善。可惜,益隆炮竹廠還是發生一次非常嚴重的爆炸,事故可以說是氹仔史上其中一次最嚴重的事故。不但造成重大的損壞,更差點令工廠永久關閉,幸好在鄧璧棠的管理下,使益隆得以延續經營下去……

????路氹故事館內的起炮師傅模型。起炮工作是爆竹製作中最高危的工作之一,所以工資也是最高的。

1928年11月26日早上,氹仔居民如常在工作,突然間傳出一陣巨大的爆炸聲,然後四周的玻璃全都爆。大家紛紛出外一看,發現益隆炮竹廠內冒出黑煙,並出現熊熊大火。即使氹仔有眾多爆竹廠進駐,但在1955年以前政府並沒有設立消防局,所以爆炸的救援工作由駐紥氹仔的水上飛機場人員、在路環射擊場的第6及第50土著連,以及警察們進行。在專業消防團隊來到前,他們負責救火和阻止爆炸的蔓延,以及救出爆竹廠的工作。事故原來在益隆的起炮房發生,六位起炮師傅全都被炸至粉身碎骨,連作坊也被炸燬,可見當時爆炸的威力是多麼強大。由於爆炸使居民的房屋受到嚴重損毀,所以他們紛紛向氹仔守軍司令,也就是後來的海島市市長投訴。除了居民們,治安警察廳主席和危險品安全生產委員會主席,先後向氹仔市政廳提出永久關閉益隆炮竹廠的建議。鑒於事故的嚴重性,氹仔守軍司令在同年12月6日下令暫時關閉爆炸廠,直到上級提出新決定為止。

????氹仔的炮竹先友墳場,在爆炸事故中死去的工人會安葬到此,每年廠方會派人祭祀先友。(圖片來源:黎鴻健,《氹仔情懷》)

早在當局下令關閉廠房前,鄧璧棠已經向所有死傷者家屬作出賠償,而且出錢為所有受損壞的房屋作維修。經過一輪整治後,當局批准爆竹廠重新投入運作,並撥出一片土地來重建起炮作坊。在澳葡政府嚴格的管理下,澳門爆竹業得到迅速的發展。在1930年代初期,氹仔共有四座爆竹廠,包括益隆號、廣興泰號、廣興隆號和謙源號,其後又有其他新的爆竹廠進駐。在1936年,鄧璧棠獲得政府批准撥地擴充廠址,但同時也面對生產虧損的問題,於是他引進投資者入股益隆號。當時,鄧璧堂手上除了氹仔益隆炮竹廠之外,還有位於下環區的均益炮竹庄和大益炮殼店,以及康公廟前地14號的總行。在1937年1月1日,益隆號進行公司重組集資,鄧璧堂及家人共獲42股(70%的股份),為公司最大股東;第二大股東是鄧璧堂在佛山經營廣隆號的梁裕安堂,獲得15股(25%的股份);而其餘的則是一些小股東,合共擁有公司餘下的3股。

????益隆炮竹廠內的鑿炮工坊,由於工序也是十分危險,所以四周由隔火牆包圍作保護。

公司重組後,益隆號只是擁有氹仔的廠房和康公廟前地的總行,而均益炮竹庄和大益炮殼店則改為鄧璧堂個人擁有。然後,由於爆竹業受抗日戰爭的影響,行業一度處於衰落狀態,很多小股東都紛紛退股,結果在1944年益隆炮竹廠再次回歸鄧氏全資擁有。在1948再獲得近48,961平方米的土地。廠址從最初只有四座大工場,大大擴建成一座更具規模、更具系統性的工廠。廠內不但增建了八座被隔火牆包圍的小屋,也有兩座配藥房和其他工場。今天所見的益隆炮竹廠遺址佔地只有11公頃,但在全盛時期佔地超過20公頃,是繼廣興泰號第二大的爆竹廠。不過,政府在1957年向益隆號收回1936年批出的土地,原因是由於鄧璧棠逝世後,他的繼承人把土地作其他用途。事實上,當時政府已經開始把經濟發展的重心從三大傳統工業轉向其他行業,所以除了益隆號,其他爆竹廠也出現被收回土地的情況。

????1960年,寶昇炮竹廠開幕,標誌著爆竹業達到興盛時期。(圖片來源:黎鴻健,《氹仔情懷》)

在1960年代,澳門爆竹業可謂百花齊放,當最後一家開設的寶昇炮竹廠開業時,標誌著澳門爆竹業達到前所未有的興盛。這時期,澳門共有九家大型爆竹廠,包括同昌、廣興泰、益隆、謙源益記、謙信、光遠、寶昇、廣興隆、南洋。這些爆竹廠都把主要廠房設於氹仔,遠離人煙稠密的市區,而且經過數十年的發展,工場的規模和設備已經十分完善。在1962年的《澳門工商年鑑》中提及,益隆、廣興隆、謙源益記和寶昇,四家投資最大。這些廠家每年都要花上400萬元以上,因為原料成本非常昂貴,單是鋁粉已經是每噸值6,000元。一些原料如化學品由香港、日本和西德進口,而炮殼等紙張則來自本地生產。由於爆竹生產必須人手製作,所以益隆、廣興隆、謙源益記和寶昇,四大爆竹廠合計擁有約4,000名員工,當中女工約有3,600名,除了這些工人之外,還有大量氹仔居民從事搓炮等工作。

????1964年的益隆炮竹廠,當時寫字樓還未興建。(圖片來源:黎鴻健,《氹仔情懷》)

當時,大型爆竹廠旗下也會設有附屬廠,而均益炮竹公司正是益隆旗下的附屬廠。這些附屬廠雖然不會生產爆竹,但它們會把大廠生產的爆竹自行包裝,然後銷售到外地。澳門製造的爆竹可是銷售至世界各地,而旺季莫過於農曆新年期間。1950年代的每年平均爆竹出口總額達到600萬澳門元,幾乎影響著澳門經濟的命脈,其中銷售到美國的爆竹佔大多數,也有爆竹會出口至葡國、非洲、中亞及美洲等地。然而,由於爆竹業市場競爭相當激烈,使各家爆竹廠採取措施來突圍。最初它們為了降低成本,大廠們紛紛淘汰旗下附屬廠,其後也開始停產銷路較差的黑藥爆竹。不過在白熱化的競爭中,當時的爆竹廠東主鄧棉洪並沒有跟隨市場趨勢,不僅保留旗下的均益炮竹公司,而且繼續生產銷路欠佳的黑藥爆竹。除此之外,各大爆竹廠也生產煙火來拓展銷路。

????位於下環街23號的均益炮竹公司遺址,是益隆炮竹廠的子公司,現今已被拆卸。

到了1970年,澳門爆竹出口達到巔峰,出口總額達到1,750萬元,與煙花合計更是接近二千萬元。可惜,這個數字已經是澳門爆竹業最後的光輝,自1971年起銷業開始出現下滑,在1974年時爆竹銷量更是大跌至不足60萬元。澳門爆竹業的衰落有兩個重要因素。首先,隨著各地人口增加和城市發展,各地政府紛紛禁止燃放爆竹,使爆竹的需求大減。另外,中國一直是本地爆竹市場最大的競爭對手,隨著中國與各地開放貿易,使人們轉向中國進口爆竹,令澳門爆竹銷業大跌,行業更是轉向衰落。

????1981年益隆炮竹廠爆炸後,當時無綫記者趙應春到現場採訪的情況。

1981年3月12日清晨,當所有氹仔居民還在夢鄉時,一聲爆炸把大家鬧醒起來,房屋的玻璃全被震裂,窗外遠方火光熊熊,有如半個世紀前的一場爆炸。消防員紛紛來到益隆炮竹廠,在撲滅大火同時,他們也要防止化學品引起爆炸。在火災撲滅後,人們在現場發現六具被炸到肢離破碎的遺骸,經過檢證後發現,六人都要非法移民者。在1980年代起,中國內地開始出現偷渡潮,這些偷渡者希望來到澳門後尋找工作,改變生活,而這六位偷渡者剛好成功登上氹仔。他們登岸後在漆黑中摸索,結果在一處空曠的土地上發現一座小屋,他們便一起走進屋內。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他們打算把火柴點燃,看看屋內的情況,可惜悲劇就此發生。這座小屋其實是益隆炮竹廠的配藥房,由於起炮師傅沒有按照程序在離開前清理火藥,結果令這些「倒楣鬼」不幸被炸死。當時爆炸的威力非同小可,不僅把配藥房完全炸毀,而且附近的樹木也被炸至斷裂。這次爆炸事故雖然並非工業意外,但卻是澳門爆竹廠的最後一次爆炸。1980年代的澳門爆竹業已經是「夕陽工業」,在新興的製造業和旅遊業的發展下,投身爆竹業的人愈來愈少,全行在1985年時只餘下150名員工,與全盛時期的4,000名員工相比顯得慘淡。雖然當時澳門持牌的爆竹廠共有八家,但實際營運的只有四家工廠,當中三家早已停產爆竹,改為生產煙火,而唯獨益隆炮竹廠依然繼續生產爆竹。可惜,益隆炮竹廠還是無法擺脫關閉的命運,最後在1985年結束60年的經營時間,而本地爆竹業也同時標誌著寫上句號。

????今天益隆炮竹廠部分土地被霸佔作其他用途。        

益隆炮竹廠結業後,原本超過20頃的土地成為發展商的獵物。在19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期,氹仔房地產正在急速發展,多數爆竹廠在結業後賣出土地,廠房被拆卸並改建成商住大廈。相比之下,益隆炮竹廠之所以沒有被「抹殺」,其實是因為在1993年澳葡政府對廠房的土地進行規劃。當時,政府認為爆竹廠遺址只有少許歷史價值,因而把工廠超過一半的土地分別用作居住、商業用途,以及興建學校,至於其餘土地則被劃為城市公園。

????昔日爆竹廠的鐵窗留下不少「生存遊戲」玩家的「彈痕」。        

不過,由於複雜的業權問題,益隆炮竹廠遺址的活化計劃一直未能實施,而部分土地更是被霸佔作其他用途。爆竹廠甚至有一段時間成為一眾「生存遊戲」(War Game)玩家的活動場地,並留下不少「彈痕」和垃圾。時至今日,益隆炮竹廠的命運依然成謎……

????今天的益隆炮竹廠寫字樓入口,即使招牌依然掛著,但爆竹廠早已人去樓空。

與高速發展的氹仔市區相比,益隆炮竹廠還停留在上世紀80年代,這座近90年歷史的工業遺址一直被荒廢。自爆竹廠結業後,廠房原本超過20公頃的土地大大縮減,現存的土地只有約11公頃,而原存建築物有30座。除了作坊和倉庫之外,遺址裡還有大量樹木,使益隆炮竹廠成為氹仔市區中的一張小樹林。雖然爆竹廠的大閘被封鎖著,但可以從寫字樓的門口進入。今時今日,爆竹廠的寫字樓早已人去樓空,只留下一位員工負責保護工廠。根叔原來是爆竹廠的廚師,但現在是遺址的守衛員,負責保護遺址內的文物不受盜竊和破壞。除此之外,根叔每年也會與工友和廠方代表一起到墳場,祭祀已故的工友。在寫字樓內,昔日的招牌依然懸掛著,但它早已失去曾經的光芒,而辦公室的前台更成為根叔的「廳堂」。

????益隆炮竹廠的寫字樓,是遺址中少數兩層高的建築物。

益隆炮竹廠內大部分建築都是磚木結構,除了寫字樓、包炮房和一些倉庫是兩層高之外,其他作坊和倉庫都是單層建築。爆竹廠的作坊和建築佈局非常清晰,有系統地劃分成各個功能區,這樣鮮明的佈局規劃是出於安全考慮,而這更是澳門和附近地區的工業遺址中少有的設計。

????由鐵皮和木材簡單搭成的飯堂,昔日員工會在此用餐。

????位於爆竹廠飯堂後的廚房,室內有兩個灶頭及通煙口。

在寫字樓旁邊是一座由木頭和鐵皮搭建已成的建築,相信是員工們的休息室和飯堂,而建築的後面還有一座廚房。廚房內不少地方早已倒塌,地上滿佈屋頂的瓦片和廢木。在飯堂建築旁邊是員工宿舍,但建築物內部已經倒塌,所以不能內進。員工宿舍內都是上下床(碌架床),每天工作過後,爆竹廠的員工都會回到宿舍休息。

????益隆炮竹廠內的牛房,昔日鄧璧棠在工廠養殖生畜和種植果樹。

除此之外,益隆炮竹廠也擁有自己的果園和農舍,這些都是由爆竹廠初代東主鄧璧棠設立。鄧璧棠是一位老式商人,他希望自己的爆竹廠甚麼都有,所以廠內不但養殖豬牛,甚至養殖白鴿。另外,鄧璧棠在園林內種植大蕉、石榴、桃花等果樹,交由石岐的果農打理。每年春天,爆竹廠的園地都會桃花盛開,環境非常美麗。當然,在其他作坊種植大量樹木,這樣能降低爆竹廠的溫度,使發生爆炸的機會減少。不過,隨著益隆炮竹廠的生產在60年代增加,部分果園和農地被用作爆竹工場。今天益隆炮竹廠內的古樹大約有四、五十年樹齡,它們不僅見證著爆竹廠的發展,也是氹仔自然環境的重要資產。

????益隆炮竹廠中央的大水塘,水塘旁邊的建築是廁所,而倒塌的是發鑿炮房。

前文曾提及益隆炮竹廠的佈局分明,屬於較為少見的。除了寫字樓、宿舍和農地區之外,爆竹廠基本分為四個區域:漿引及烘引區、火藥倉庫區、鑿炮區,以及打引區。這種佈局設計依照功能和危險程度來劃分,使廠方能有效採取措施來管理工廠,反映鄧璧棠對生產安全的重視。在不同的作坊和倉庫附近都設有大大小小的儲水池和水井,而炮竹廠的中央還有一座大水塘,水源對爆竹廠來說是十分重要,因為一旦發生爆炸或火災,工人便能馬上用水撲滅火災,把傷亡減至最少。

????在曬藥場附近的白藥儲存倉,從倉庫以堅固的花崗岩所砌成,可見它有一定的危險程度。        

在1960年代,黑藥爆竹被白藥爆竹所取代,而白藥主要由氯酸鉀、硝粉、銀粉和硫磺所製成。一般來說,各種材料在「較藥」前都會分開存放:硝粉與其他易燃品存放在水塘附近的貨倉,而白藥、銀粉等都擁有獨立的倉庫。白藥材料都會以塊狀運到爆竹廠,所以工人需要先把材料拿到舂藥房,初時工人「蹺蹺板」方式把材料舂成粉狀,但隨後爆竹廠採用機械取代人手。

????昔日機械舂藥房內機器就是坑道上不斷地舂藥,把塊狀的火藥打成粉末。        

白藥材料準備後,工人把它們搬到遠離工廠的較藥和入藥房。工人需要經過一條「益隆橋」,而且才會來到作坊。作坊的位置大約在今天的花城公園,而當時的兩間作坊四周都是空曠的土地。工人調配火藥的份量是根據當天的需要而定,因此是不會存在有多餘火藥的情況,即使有也會在離開作坊前清理掉,然後把火藥運回工廠分配到各部門。除此之外,在大水塘和白藥儲存倉附近還有一座曬藥場。

????昔日益隆炮竹廠內的曬藥場,旁邊還有一座用木築成的倉庫。        

在大水塘另一側是鑿炮工場,由於鑿炮的危險程度不下於較藥和入藥,所以工場都會設在水源附近。每天早上,鑿炮工人從宿舍來到位於水塘的發鑿炮房,然後到鑿炮工場開始工作。鑿炮工場先被厚厚的隔火牆所包圍,而工場內九座工房亦以夯土牆所分隔,可見鑿炮工序是相當危險,一旦發生爆竹,隨時會波及其他工房。

????鑿炮工場內的九座工房之一,工房四處有不少如水池和隔火牆的安全設施。

????其中一座鑿炮工房甶有「坦白從寛、抗拒從嚴」的口號,相信爆竹廠曾用作電影拍攝的場地。        

鑿炮工人都是以女工為主,而工人都有一定的技術。不過,由於工序需要大量人手,而家人又希望能賺取多點工錢,所以也有童工參與危險的鑿炮工序,即使法例並不允許。鑿炮工人們每次不能取太多餅炮來鑿,所以他們要鑿好炮餅,然後把炮餅送到鑿炮工場外面的收鑿炮房,才可以再到發鑿炮房取得另一餅炮。

????益隆炮竹廠內其中一座打引房,位於鑿炮工場附近。

生產爆竹主要材料包括火藥、炮殼和藥引。炮殼的生產都由炮殼廠或外地進口,而不會在爆竹廠進行生產,而火藥和藥引則在工廠內生產。益隆炮竹廠內除了製作火藥的作坊之外,也有製作藥引的工場,而打引和漿引工場則分別位於工廠的左側和右側。藥引是指把爆竹點燃的引線,這條引線由長紙條包著火藥而成,質量的好壞會直接影響爆竹的質素。藥引所用的紙張以紗紙製成,在進行「打引」工序前,紗紙會先送到切紙房進行「切紙」工序。切紙師傅會把紗紙切成紙條,每5,000條紙條為一紥,然後把兩紥紙條交給打引工人。

????隨著爆竹廠的規模擴張,工廠於1960年代改建牛棚為機械打引房和雜物房。

益隆炮竹廠的打引工場位於鑿炮工場附近,最初只有兩座打引房,隨後加建至五間。五座工房並列在爆竹廠邊緣,工房之間都以一道隔火牆分隔。每座打引房內設有兩張長枱,每張枱分兩邊有三至四位工人。簡單來說,打引工人的工作就是把火藥粉加入紗紙條中,然後迅速把紗紙捲起,並把它搓成一條條藥引的雛型。打引工人會把一紥藥引分為五小紥(每1,000條為一小紥),再把它們交回收引房。

????益隆炮竹廠內的漿引房,原本房內以牆壁分為左右兩邊,兩邊也分成多個小工房。

經過「打引」工序後,工人會把一紥紥的藥引送到爆竹廠另一側的漿引工場,進行進一步的加固工作。由於「漿引」需要把藥引放到爐灶上焙乾,所以一旦火藥掉入灶裡,很容易發生火災,所以漿引工序是繼較藥、鑿炮後,另一個危險的工序。因此,益隆炮竹廠的漿引工場設於廠內的河涌旁邊,而且作坊之間有不少隔火牆和水池得安全設施,以備危險發生時用。

????益隆炮竹廠的烘引房內,其中一個疑似爐灶的設施。

益隆炮竹廠初期有三間漿引房,後來隨著爆竹業的興盛,把原本設置在工場附近的牛欄也一併改建並納入漿引工場。在1960年代,漿引工場區分別設有漿引房、烘引房、機械打引房、雜物房和白藥儲存室。當藥引送到漿引工房時,工人會把藥引塗上漿糊,之後藥引會被送到烘引房,藥引會放在炭爐上焙三、四分鐘,待藥引烘乾後放入鐵箱內,再重新扎成一紥紥,在黃昏時交回收引房。

????位於大水塘的切引房,師傅把一紥紥藥引按尺寸切開,以進行接下來的工序。

收回藥引後,藥引會送到位於水塘附近的切引房,進行「切引」工序。切引師傅會把一紥紥藥引按照尺寸需要切成一條條藥引,這時藥引製作工序才完成。製成的藥引會被送到鑿炮工場,以進行之後的爆竹製作工序。

????益隆炮竹廠的水道,由於水道已經成了一潭死水,所以發出陣陣惡臭。

回到上世紀70年代,氹仔依然是一座海島,居民交通還是以船舶為主。對氹仔各爆竹廠而言,若能擁有屬於自己的碼頭和船隻,將會對貨物和物資運輸有重大的幫助。不過在眾家爆竹廠中,只有兩家「行頭老大」——廣隆泰號和益隆號才擁有這項優勢。益隆炮竹廠內有一條水道,連接泥基並經過黑橋出海,而這條水道被稱為「涌」。船隻會直接駛往位於內港的「益隆碼頭」(即6C號碼頭)。這個交通設施對益隆號帶來極大的方便,使澳門總行和氹仔廠房的物資和貨物能直接運送。只要貨船駛內水道,抵達益隆號的河涌,工人們便能直接上落貨物,然後把貨物運送到目的地。不過,隨著1950年代起,黑橋泥基河床淤泥愈來愈多,使水位不斷減少,而潮退時更要停航。結果在1960年代開始,船隻駛入水道時都需要工人拉著船纜前行,才能駛入爆竹廠內。

????爆竹廠的「師傅廟」,廟內供奉李靖,而澳門只有益隆在工廠內設廟。

在益隆炮竹廠的上落貨點附近有一間小祠廟,奇怪的是小祠供奉的並非爆竹先師李畋,而是唐代名將李靖。小祠廟位於易燃品儲存區後,接近工廠的水道和大水塘,它為長期從事危險工作的工人們帶來精神的保祐。另外,今天在益隆炮竹廠對面的泊車場也曾經是益隆炮竹廠的宿舍和大貨倉,而且附近還有一片空地來進行試驗爆竹。可惜,在2003年該區的建築被拆卸。

????由於遺址內有不少建築面對倒塌的危機,所以廠方也會派有修理部份建築。

益隆炮竹廠遺址見證了南海地區的爆竹業延伸至澳門,以及在澳門興衰的歷史,具有非常重要的歷史價值。同時,它不僅完好呈現昔日爆竹製作的流程和生產設施,也為澳門近代工業史留下非常珍貴的實例。與此同時,益隆炮竹廠對氹仔居民是一份重要的集體回憶,因為大部分居民也曾經從事相關工作,或曾在工廠生活過。更珍貴的是,隨著氹仔的急速發展,益隆炮竹廠遺址成為僅存的幸存者,也是華南地區最具規模、保存得最完整的工業遺址,可見它的保留不但填保了這段重要的歷史空白,也為後世留下珍貴的見證。近年益隆炮竹廠遺址的活化呼聲不斷,但無奈業權問題把活化計劃一拖再拖,這座約90年歷史不知何時才能轉生,為世人講述澳門爆竹業的故事,以及它的前世今生。

參考資料

  • 大眾報(1962年)。《澳門工商年鑑 第六回(1962)》。澳門:大眾報。
  • 大眾報(1965年)。《澳門工商年鑑 第八回(1964 – 1965)》。澳門:大眾報。
  • 華僑報(1983年)。《澳門經濟年鑑(1983)》。澳門:華僑報。
  • 華僑報(1986年)。《澳門經濟年鑑(1984 – 1986)》。澳門:華僑報。
  • 默聞(2002年4月)。《極具價值的近代工業作坊 益隆炮竹廠廠址系統留存》。《澳門雜誌(第二十七期)》。澳門:澳門特區政府新聞局。
  • Pinheiro, F. V. & da Costa, G. (2005). “Yec Long Firework Factory: A Chinese Relic Industrial Architecture”. “HKIA Journal Issue 41”. Hong Kong: The Hong Kong Institute of Architects.
  • 陳煒恆(2009年5月)。《從益隆炮竹廠的興衰看氹仔炮竹業變遷》。《海島迴瀾(創刊號)》。澳門:民政總署路氹歷史館。
  • 黎鴻健(2010年)。《氹仔情懷》。澳門:民政總署文化康體部。
  • 黎鴻健(2013年)。《氹仔炮竹業》。澳門:澳門文化局。
  • 陳樹榮(2013年10月)。《解讀一份民間工業契約——1937年益隆炮竹廠合同記錄開辦十年的發展》。《海島迴瀾(第五期)》。澳門:民政總署路氹歷史館。
Item added to cart.
0 items -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