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橋:小橋流水人家

要數澳門街的購物聖地,很多人會想到新馬路、水坑尾和高士德一帶。手飾、時裝和電子器材等物品都能找到,不少時髦男女喜歡到該區逛街。不過對老一輩和追求價廉物美的人言而,舊式商業區更符合他們的口味。今天的新橋區依然有很多商店,其貨物種類絕不遜色於其他商業區。雖然位於住宅區中,卻更突顯出它的人情味。新橋區的商業地位,可以追朔至百多年前。小橋流水、繁華市墟是古時新橋村的寫照……

????1889年澳門地圖,圖中顯示新橋村及蓮溪的位置。(圖片來源:美國國會圖書館地理地圖部)新橋,意為「新的橋樑」,即新橋村曾經有橋樑。築橋的目的不外乎是跨越障礙,那麼又是甚麼阻礙村民呢?從1889年的澳門地圖中,不難發現該區有一條小河。今天,新橋區內僅有座重要的建築還以小河的名稱來命名,名曰「蓮溪廟」。蓮溪,因澳門古有蓮島之稱,故以「蓮溪」稱之。蓮溪原為西江的前山河的小支流。溪水入口處為大興街口(Rua de João de Araújo,接壤提督馬路),往東流至石敢當行臺前,再往北沿渡船街(Rua da Barca)流。最後分成兩條支流,分別在墨山街(Rua de Martinho Montenegro)附近和竹林寺附近,其後溪水再分成其他支流,分散在田野中。

????昔日蓮溪、「新橋」和「舊橋」的位置意想圖。由於溪水進入澳門前,會先經過鹹淡水交界,所以溪水帶有鹹味,所以蓮溪又稱為「鹹涌」。村民一般不會飲用溪水,而是汲取井水作食用。不過,溪水依然能用來耕種,溪的兩旁均被開闢,以種植蒲草和馬蹄為主,當中以蒲草較為有名。蒲草不但能食用,也能用作養殖魚類和製作紡織品,所以新橋村出產的蒲草會運送到內地。當然村內也設有魚場,名為「新橋魚塭」;另外,村民也會種植水稻,但產量遠不及鄰村的。當時村內的房屋多為簡陋的茅屋,分散在田野間,貌似「千島之村」。村民若要過河,主要有兩種方法,其一為築橋過河。相傳蓮溪上共有五座橋,分別位於大興街口處、橋巷(Travessa da Ponte)口處、脂花巷口處(Travessa do Goivo)、渡船巷(Travessa da Barca)口處,以及蓮溪廟前處。當中,在脂花巷的木橋不幸地在1874年的甲戌風災中被毀掉,所以在橋巷另立一座石造拱橋。這條橋因而被稱為「新橋」,而被毀掉的為「舊橋」,「新橋村」一名因此而得來。今天在石敢當行臺旁的土地公神壇,刻有「橋頭土地神位」,成為少數能考究新橋位置的證據。

????石敢當行臺及橋頭土地公神位,今天能識別「新橋」位置的建築物。

        除此之外,村民可以選擇乘船渡河,這也是為何「渡船街」以此命名。每逢端午節佳節,蓮溪上都會人山人海,皆因蓮溪會進行龍舟比賽。參賽隊伍不但只有本澳村落,還有內地村落參加,可見新橋龍舟比賽的規模十分盛大和熱鬧。新橋村民,在蓮溪的恩澤下,一直是安居樂業。「土能生白玉,地可出黃金。」,為橋頭土地公的對聯。只是踏實地務農,勤耕土地,總可活得快樂……

「水能聚財」,是中國風水學上的基本理論。筆者不懂風水,但覺得這話不是沒有道理。蓮溪不僅是農地的重要水源,也是村落的運輸通道,因此成為澳門舊城外重要的墟市。墟市與市集兩者皆為買賣場所,但墟市是週期性質,即特定日子才開墟買賣,而市集則是固定的。新橋村墟為澳門「三墟」之一,每月逢初二、初五、初八、初十二、初十五及初十八,共六日開墟,以蔬果水產最為享負盛名。

????昔日蓮溪上的「新橋」(圖片來源:《澳門舊城區縱橫遊「老區探勝」》)由於新橋村與澳門舊城頗為接近,所以居民會到村墟逛逛,相傳也包括聖保祿神學院(St. Paul’s College)的修士。據金豐居士所言,由於學院對食物供求非常大,所以對新橋村墟甚為依賴,因而成為學院重要的後勤供應地;一些修士閒時也會墟市逛逛,甚至以「威尼斯」來形容之。不過有關學院與新橋的關係,還是有待考究。 小橋流水、市墟繁華的景象只能延續至19世紀中葉。鴉片戰爭(Opium War)爆發後,澳葡政府渴望完全佔領澳門半島,佔領行動更為頻繁。1864年(同治二年),澳葡政府正式佔領塔石、沙崗、新橋、沙梨頭和石牆街五村,澳門半島西北面正式成為澳葡政府的領地,設門牌、開闢馬路及徵收課稅等也隨之而來。 其後,基於地區發展和衛生考慮,澳葡政府決定將新橋村的蓮溪填塞,並整平田地和魚塭。1930年新橋區,小橋流水、繁華市墟、閒居雅田的景象被徹底改變,成為回不了來的歷史。工程共花了三年時間,動員大量人手。當中有不少是蜑民,所以大量船艇停舶在岸邊。他們早上開始工作,晚上返回船上休息,一日復一日地工作。由此可見,當時蓮溪整治工程的規劃之大。今天,從新橋區一帶的街道名稱,可以隱約地發現古新橋村的痕跡。例如「田畔街」一帶,曾是新橋村的農地,隴畝阡陌;「渡船街」為昔日的蓮溪,溪上船艇滿溪上;而「橋巷」更是印證新橋的見證。

????1985年的渡船街,曾是蓮溪的主流,但於19世紀末填塞。(圖片來源:崔煥添,《瞬間五十年》)

新橋區雖然被重新整頓後,卻很少葡商來此開發土地,這也造就了華商堀起的機會。20世紀初期,澳門人口澎漲至舊城不勝負荷,為此澳葡政府急需開發新的土地。當時華商擁有巨大的財富,並從掌握中葡兩方的關係,澳門20世紀初的發展由他們主導。憑著他們的財力和智慧,新橋區很快地浴火重生,迎來新世紀的改變……

20世紀初的新橋區,已與附近的涼水井、沙崗和石牆三村合併,成為澳門西北面的大區。即使「新橋」和蓮溪不在,當地居民的生活環境並未遭到嚴重的影響。由於不少居住在澳門舊城的人移居至此,人口不斷地增加。雜亂無章的木屋,一屋多戶的情況十分普遍,環境頗為擠迫,火災頻頻發生。即使如此,這種環境下培養出緊密的鄰里關係,以及居民間守望相助、團結互助的感情。

????1970年代位於新橋區的膠花擋(圖片來源:歐平濠,《澳門舊事:歐平濠昔日風貌攝影展》)

1937年抗日戰爭正式爆發,澳門雖然沒有直接捲入戰事中,但對澳門的經濟、社會和民生有嚴重衝擊。日本對澳門進行封鎖,加上大量難民,很多人因而餓死路邊。八年後戰爭終於結束,新橋居民為求生活,只好經營小生意,商舖林立的情況重現在青草街、渡船街和大興街上。由於筷子基、台山和高士德等地尚未出現商業區,其他地區的市民也會來新橋購物。另外,鴉片煙館、賭館、白鴿票店和當舖等也在區內設立,所以不難理解新橋為何有「小新馬路」之稱。 除此之外,沙梨頭和提督馬路海邊的船廠正對臨衰落。由於建築和造船技術十分相似,而木屋的需求非常大,所以很多造船工匠轉行為建築工匠,該區的建築業和裝修業變得非常興旺。與此同時,火柴廠、神香廠、酒廠和炮竹廠,以及澳門最早期的製衣廠,也在新橋區中出現,見證著澳門從傳統工業過渡至製造業時期。1960年代初,「世界毛紡大王」曹光彪在青草街建立五層高的廠房,為澳門毛紡業展開序幕,不久提督馬路至內港一帶出現很多紡織廠。

????1973年的新橋區,其繁華不亞於當時新馬路一帶。(圖片來源:歐平,《瞬間五十年》)

另外,大量僑民從東南亞地區回流並聚居在新橋區,令新橋成為澳門的「美食天堂」。茶餐廳、大排檔、酒樓和食肆遍佈渡船街,為了服務街坊和工廠區的工人,食肆往往營運至晚霄。新橋區在50至70年代末正處於最繁華的時期,即使蓮溪早已被厚厚的泥土填平。一個世紀前的新橋村墟,與當時渡船街相比,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三盞燈圓形地,今天新橋區最興旺的地區。 然而,盛極必衰,新橋區的繁華不是一朝一夕,不少街坊慨歎新橋早已大不如前。在80年代初,地產商積極地收購新橋一帶的舊房,拆卸並重建成今天所見的樓宇。鐵鎚的敲擊,震碎街坊的談論、商店和食肆的熱鬧,以及濃厚的人情味。渡船街、大興街和青草街,只是普普通通的住宅區,沒有值得留戀的地方……現在,三盞燈(Rotunda de Carlos da Maia,又稱嘉路米耶圓形地),以及義字五街是該區唯一保持繁榮的商業區。

近日政府計畫重整義字五街一帶,到底新橋最後的繁華的命運如何?是回復至60年代的繁榮?或是徹底衰落?我們只能拭目以待……

????新橋蓮溪廟,為澳門最多神位的古廟。

新橋區有兩座重要的廟宇——蓮溪廟和石敢當行臺,皆為清末建築。兩座廟宇不但蘊含歷史和美學上的價格,更重要的是它們印證昔日新橋村的故事。

蓮溪廟建於1830年(道光十年),因位於蓮溪右側而得其名,初為奉北帝、華光、財帛、文昌和華佗,為二進三間式建築。北帝為水之大神,設北帝神位多少與蓮溪有關,因為新橋一帶長年受水患困擾。華光為火神,由於村內多為木屋茅舍,常常發生火災,所以其求財帛、文昌和華佗則反映村民的普通願望:財運、健康和文運。

????蓮溪廟上的石獅子裝飾1874年的「甲戌風災」,蓮溪廟受到嚴重破壞。村民發起募捐重建並擴建,增加觀音菩薩、十八羅漢、天后、痘母元君、金花夫人、和合二仙和六十太歲等神位。廟內神位數量大增,令信仰上更多元化、更迎合村民各種需要,而「蓮溪新廟」成為全澳神位數一數二的廟宇。這也反映當時新橋村已是繁華之地,其程度應不遜色於今天的義字五街。可惜,開張後不到十日,又遭到風災破壞,但經過一些修繕後繼續開放。蓮溪廟也曾有一片前地,設有養龜池(今遷至白鴿巢公園內)。龜即中國四象中的玄武,而北帝(又稱北方玄天上帝)正是玄武的人神化,所以養龜池是對北帝的崇拜。相傳每逢神誕,皆會築棚上演「神功戲」。神誕對社區有重要意義。對村落言已,神誕能連繫村民,是村民們普天同慶的日子;而「神功戲」更為簡樸的農村生活增添一些氣氛,為村民提供不同的娛樂。

????石敢當行臺,為昔日新橋村的公所,旁邊的小房正是會議的地方。相較之下,石敢當行臺的規模則略為遜色。一般石敢當神壇只是簡單地立石刻或石頭而已,而立石敢當廟可說是聞所未聞。石敢當相傳是一名將領(或壯士、除妖師等,甚至姜太公本人),因其大膽勇猛、鎮鬼滅妖而聞名,但更可能為古時對石頭拜祭。 石敢當行臺建成於1902年(光緒二十八年),籌募及興建共花了18年之久。廟宇建成前,它僅是廟前的小神壇,與旁邊的「橋頭土地公」鎮守「新橋」。由於新橋村居住的多為農民,常遭到村外人欺侮,包括從1863年(同治二年)佔領村莊的葡萄牙人,所以才萌生建立村公所的想法。

????石敢當行臺內經過多年的努力,村民終把橋旁的紙料店改成村公所兼廟宇,奉石敢當為村落的守護神。每逢村內遭到大事,石敢當行臺成為新橋村民商討的地方。村民先祭祀石敢當,再到偏廳從長計議,石敢當行臺因而成為新橋村民團結的象徵。

宗教對社區有莫大的意義,廟宇在華人社會中正是擔當這種角色。它能反映該區的歷史、民情和觀念等。蓮溪廟與石敢當行臺正是擔當這個角色,為新橋區揭示昔日的面貌。

????永樂戲院,位於蓮溪廟前,為澳門現存戲院之最古老者。

對於土生土長老居民言已,新橋區的鄰里互助和濃厚人情是昔日的精神所在。隨著新橋一帶的發展,這種精神正漸漸從歲月中消失,街坊原來的友誼早已被高樓切斷。今天在區內能懷念這份精神的地方,莫過於蓮溪廟前的永樂戲院和新橋花園。

前文提及昔日蓮溪廟有一片空地,稱為「蓮溪廟前地」或「新橋大笪地」,而老街坊稱其為「爛地」。前地(Square)的設置,不論在中西城市規劃上有著重要的意義。它提供廣闊的空間供人休憩,也能作為居民交流的平台。在大事發生時,前地能聚集群眾作通知和商議之用。因此,前地在維繫人們的關係上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今天的蓮溪廟地攤,一些老人依然在廟前設攤,幾十年來風雨不改。(圖片來源:陳國曉,《瞬間五十年》) 在20世紀初期,蓮溪廟前保留著一片「大笪地」。很多老街坊的童年回憶中,「大笪地」是他們的集體回憶,皆因小時他們都聚集在前地上玩耍。下午時,「講故佬」會到前地設攤為街坊們說故事,包括《三國演義》和《水滸傳》等中國名著。小孩除了聽故事,也可以選擇看漫畫來消遣。到了晚上,蓮溪廟前地的節目更精彩,一些賣藥的人會進行各式各樣的表演,以展藥品的「功效」,也有人上演小曲、算命和賣小食。 蓮溪廟前地除了是街坊娛樂的地方,也是「尋寶」的好地方。每天清晨時份,一些街坊早已在蓮溪廟前地設「地攤」。所賣的東西應有盡有,包括手飾、書籍、傢俱、電子產品、古董等,全都是二手貨,舊的物品可以到地攤兜售。在週末及新年期間,前地更是人來人往、熱鬧非凡,甚至一些地攤會過宵營運,即所謂的「天光墟」。在華光先師神誕時,前地會築起戲台作「神功戲」之用。場面之盛大絕不亞於媽閣和譚公誕的規模,因華光先師是「神功戲」之神。

????1968年的永樂戲院,為澳門國慶的表演場所。當年是「一二.三」事件後,所以表演十分隆重。(圖片來源:歐平濠,《澳門舊事:歐平濠昔日風貌攝影展》) 隨著城市發展的需要,蓮溪廟前地與許多廟前地一樣被佔領,開闢為大纜巷(Travessa da Corda)。1952年,何賢、馬萬祺和陳直生等在廟前興建永樂戲院(Cinema Alegria),以上演重量級國產片而聞名。大批香港人專程來永樂戲院欣賞影片,可見戲院在當時已享譽盛名,所以五年後便行擴建工程,以增加座位及舞台規劃。除了上演電影,永樂戲院也有粵劇,其熱烈程度不比電影遜色,時有場場爆滿的情況出現。此外,永樂戲院是每年舉辦國慶大會的主場地,共歷近五十載。

????1970年的永樂國慶大會(圖片來源:歐平濠,《澳門舊事:歐平濠昔日風貌攝影展》) 今天,永樂戲院是澳門所保存的戲院中最悠久者。澳門戲院業從50年代鼎盛時期時有十多座,衰落至今天只餘下三座的局面。這座曾經轟動粵港澳的戲院,在日新月異的時代,努力延續澳門戲院業的發展。當永樂戲院出現時,旁邊的新橋花園和新橋球場也以新「大笪地」的身份出現。與之前的「爛地」不同,新橋花園內有涼亭、茶座和頤康中心等設施,是很多街坊消遣作樂、閒情聊天的好地方。新橋球場則為居民作運動,或舉行大型活動的地方。新橋地攤也轉至花園和球場一帶進行,但熱鬧程度已大不如前。

????在永樂戲院旁的新橋花園,新橋球場亦在花園內,它們承繼昔日蓮溪大笪地的功能。回顧從小橋流水的村落,蛻變為澳門舊區的新橋,歲月洗刷時間的痕跡,但「土能生白玉,地可出黃金。」的「新橋精神」一直保留至今。這種精神,正是新橋村能在20世紀的風暴中依然存活下來的原因。即使蓮溪和田畔消失,只要團結一致、克勤克儉地生活,總有出頭的日子。抗戰後的新橋區在百業蕭條下,憑藉努力發展為當時的旺區。

今天新橋在社會發展下正漸漸地沒落,近日政府有意把義字五街重整以發展該區,到底是消失的哀號或是復興的前奏?只有保留這種「新橋精神」以及人情記憶,新橋才能再次浴火重生……

參考資料

  • 王文達(1999)。《澳門掌故》。澳門:中華教育會《澳門教育》出版社。
  • 杜燦榮(2011)。《澳門舊城區縱橫遊「老區探勝」》。澳門:澳門崇新文化協會。
  • 金豐居士(2003年5月10日)。《澳門街巷來龍去脈(第一百四十篇)》。大眾報。
  • 金豐居士(2003年5月11日)。《澳門街巷來龍去脈(第一百四十一篇)》。大眾報。
  • 金豐居士(2003年5月12日)。《澳門街巷來龍去脈(第一百四十二篇)》。大眾報。
  • 林發欽(2008)。《澳門老街坊故事系列之情繫新橋坊》。澳門:口述歷史協會及新橋區坊眾互助會。

發表評論

Item added to cart.
0 items - 澳門元MOP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