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街牌的故事:街牌百年演變史

????高士德大馬路上的兩座街牌,左面的是1905年的古老街牌,而右面是現代街牌。

澳門雖然被人稱為「澳門街」,但這片地方由千百條街巷所組成,幾乎走數步便會遇上一道街道名牌,它們可算是大家生活的一部分。葡式瓷磚的設計,不僅富有藝術情調,也蘊藏本地的歷史文化,相當具有特色。不過,大家今天所見的街牌經過多次演變,與一個世紀前的街牌大為不同。自澳門開埠以來,葡萄牙人在建城時,以「直街」(Rua da Direita)為主幹,形成最早的街道網,其後澳門街道一直沒有出現太大變化。直到十九世紀中葉,澳葡政府佔領半島以北的土地,同時也展開內港填海工程,築成大批全新街道,以及尚未被登記門牌的房屋。因此,政府在1866年11月15日成立統計司(Repartição de Estatisca de Macau),其首要工作是為澳門街道進行命名。

????澳門博物館內的1872年街牌,是澳門最古老的街牌。

這項工作歷經兩年,統計司認真地調查街道、房屋及人口後,並進行命名,終於在1869年7月26日把官方命名的街道刊登於《澳門及帝汶省憲報》(Boletim do Governo Província de Macau e Timor)上,共有540條。首批街道命名後,政府也開始著手設立街牌,以方便進行管理工作,澳門第一批街牌在1872年設立。

????1911年的民國大馬路街牌,相信是此街第一塊街牌。

現時,澳門博物館展出幾件古老的第一代街牌,包括拱形馬路(Estrada Do Arco)、東望洋斜巷(Rampas da Guia)、若憲馬路(Estrada do Visconde de S. Januário)及加思欄馬路(Estrada de S. Francisco)。這批街牌是一塊長方形石牌,以雲石製成。牌上只刻有街道的葡語名字,而石牌上的箭嘴則刻有它的設立年份。不過第一代街牌的設計,也隨時間而出現變化。在西灣的燒灰爐炮台下,同樣保留著民國大馬路(Avenida da República)最早的街牌,設立於街道開闢的1911年。這個街牌雖然刻有街名和年份,但箭嘴設計已經不再使用。

????高士德大馬路上另一座街道,但牌上的葡語名字已難以考究。

除了石牌街牌之外,當時還有一種設在路中心的街牌,形狀如一座大型正方石柱,柱上其中一面刻在葡語的街名。在高士德大馬路(Avenida de Horta e Costa)的街頭及街尾,依然保留一座石柱街牌。在紅街市附近的街牌,其中一面刻有街道名字,推斷立街道命名的1905年後;而另一座位於魯彌士主教幼稚園附近的石柱街牌,所刻著的文字已經難以考究,但卻留下作為時代的見證。

????1940年代士多紐拜斯大馬路的街牌,為澳門第二代水泥街牌。

在二十世紀初期,第一代街牌被新款的街牌所取代,這批新款街牌設計為現今街牌的雛型。有別於以石塊製造,第二代街牌是一塊由水泥製成的長方形街牌,而且添上了街道的中文名字。街牌的中葡文字各佔一半,上為葡語,下為中文,與今天的模樣相當接近,除了中文名字是從右至左閱讀。從第二代街牌設計,可見政府也考慮到漢語的普及性,但這款街牌在1960年代被取替,而新款街牌正是今天大家所熟悉的瓷磚街牌。

????愛都酒店遺址上的第二代街牌,但已經被拆除。

第三代街牌最大的特色是以葡萄牙瓷磚畫(Azulejos)藝術作為藍本,藍色和白色的主調為街牌的特徵。由於當時葡萄牙人管治澳門,為了突顯葡語的地位,所以街牌中的葡語名稱佔了左面四分之三的面積,而中文則佔右面四分之一的面積。早期的漢字是採用毛草字型,字體較大,但後來改為模板,文字也顯得較細。這款街牌一直沿用了半個世紀,而且成為了澳門街道的一大特色。

????海事博物館大樓上的河邊新街街牌,時至今天依然保留著回歸前的直書模式。

澳門回歸後,雖然瓷磚街牌依然保留下來,但民政總署對設計作出修改。修改後的街牌,中葡名稱所佔一半,漢語在上,葡語在下,而中文名字改為第二代的橫書。即使大部分街牌已換上新的設計,但澳門歷史城區內的一些街牌,好像媽閣廟前地(Largo do Pagode da Barra)、高樓街(Rua Do Padre Antonio)、議事亭前地(Largo do Senado)及大三巴街(Rua do S. Paulo)等,依然沿用回歸前的設計,採用舊有的直書式樣。除此之外,一些葡文名稱太長的街牌同樣會採用直書式樣,如羅理基博士大馬路(Avenida Dr. Rodrigo Rodrigues)。

????觀光塔前地上的街牌,採用中文為上、葡語為下的設計。

澳門街牌面世近一個半世紀,從最古老的雲石街牌,演變為今天的葡式瓷磚街牌,見證澳門歷史及街道管理的變化。時至今天,澳門街牌依然被視為街道最大的特色,更富歐陸風情。即使是葡萄牙本國,也未見有如此大規劃地使用瓷磚街牌,加上牌上印有中葡兩語,更是獨一無二的設計。如此珍貴的古老街牌,筆者認為無需急於收藏博物館,當局反而應該重視這批文物,至少也讓公眾了解這件每天經過的石牌,原來蘊藏重要的歷史價值和意義。

參考資料

曾金蓮(2012年1月1日)。《地界之爭與城界擴張——澳門近代城市的開端(1864 – 1874)》,《澳門研究(第64期)》。澳門:澳門基金會。

Item added to cart.
0 items -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