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福隆新街區:紅樓醉夢

????夜冪下的福隆新街,曾為著名的煙花之地。

福隆新街(Rua da Felicidade),葡文意思為「快樂之街」,的確該區曾經是紙醉金迷、夜夜笙歌的地方。紅瓦青磚內,富豪和名門皆流連忘返、風花雪月,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福隆新街的魅力,直到今天依然吸引部份遊人前來觀賞。娼妓業的興盛往往是在地區的衰落之時,而福隆新街的歷史也先追溯到鴉片戰爭後的時期。福隆新街位於內港北灣地區,原來屬於宏隆坊,最初有一個由猶太人經營的茶行,名為「庇厘喇洋行」,茶行的面積非常廣闊。在19世紀中葉,中國在鴉片戰爭中(Opium War)戰敗後所簽署的《南京條約》(“Nanking Treaty”),對澳門百多年的貿易港地位構成致命的威脅,經濟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當時,大量外國商人轉移至鄰埠香港經營,而庇厘喇洋行也因而宣告結業。頓時區內人去樓空、荒地殘舊,又無人願意在該地發展,所以該區曾經有「籮底橙」之稱。不過,鴉片戰爭對中國所引發的另一重波動,卻把澳門從垂死邊緣拯救回來。太平天國之亂的爆發,使大量內地居民紛紛來到澳門避難,當中包括家財萬貫的富豪,也有身無分文的貧戶。澳葡政府統治下,商業活動較內地自由,不少富商甚至窮人也嘗試在澳門創一番事業,而福隆新街區的發展由富商父子王祿和王棣主持。王祿為福建泉州晉江人,先祖曾官至朝議大夫(官階屬從四品),後隱居澳門。王祿為人樂善好施,不但出錢重修三大古刹,也創辦鏡湖醫院。

????1889年的福隆新街區主要街道(圖片來源:美國國會圖書館地理地圖部)

1866年(同治五年),王祿和王棣父子以「紹昌堂」的名義開闢這個蘿底橙,先購入洋行遺址,再以資金分為十股把附近的桔仔圍(Beco do Matapau)的舊屋一併收購,又填築海傍,合併為一大片土地,然後建設街道和店舖。建設後的福隆新街區,有包括福隆新街、福榮里(Beco da Felicidade)、福隆圍(Pátio da Felicidade)、福隆新巷(Travessa da Felicidade)和清平巷(Travessa do Auto Novo)、夜呣里(Beco do Gamboa)、填地圍(Pátio do Aterro)、新市巷(Travessa do Bazar Novo)、蓬萊新街(Rua do Bocage)、柴船尾街(Rua da Barca da Lenha)、爐石塘巷(Travessa do Mastro)和紅窗門街(Rua da Alfândega)等十多條街道,共160多間大小商舖。

可惜,澳門商業環境非常冷淡,店舖大多還是處於空閒狀態,租用情況並不理想,所以很多股東決定放棄這個「蘿底橙」。重本投資,卻一無所獲,王祿和王棣只好獨力承擔所有物業,而紹成堂也改名為「集成堂」。當王氏父子為這個失敗的生意感到煩惱時,有人特意上門並送上大禮,「籮底橙」能否擺脫命運就看這次……

????1920年代的福隆新街(圖片來源:Macau Antigo)

澳門總督蘇沙(Antómio Sérgio de Sousa)一直認為沒有戲院使澳門美中不足,看到王氏父子開闢福隆新街區,於是決定撥給他們深巷仔街(即夜呣里)尾的廣闊空地和海傍,吩咐是興建中國戲院,即後來的「清平戲院」;同時,羅沙總督還要求王氏父子填塞福隆新街區旁的白眼塘和建築一座新街市。清平戲院在光緒元年(1875年)全部完成,成功帶動了福隆新街區慘淡的營業情況,漸漸地該區成為澳門其中一處繁榮的地區。最早的福隆新街主要是錢莊、銀號、商店、客棧和戲院等,與王氏父子將集成堂的物業發展為商業區的想法一致。不久,一些妓院、賭館、酒家和煙館等商店選擇在福隆新街區租地經營,而街區開始步向風花雪月之地。由於街區最早是作為商業之用,所以是以前舖後居的方式佈局。狹長的房屋具有兩層,大門和木窗塗上鮮艷的紅色,配合邊緣精緻的花鳥浮雕,使房屋顯得高雅幽貴。若走進福榮里,可以看到修復前的傳統房屋。房屋由青磚築成,從牆上殘留的顏料說明房屋在不同時期會塗上不同的顏色,包括黃色、藍色和青色等。1890年,葡萄牙藉作家慕拉士(Wenceslau de Moraes)曾記敍盛極一時的福隆新街。他看到幾座酒家,廚師用烤爐在蒸煮食物,但環境頗為雜亂和不太衛生。廚師十分骯髒並不穿衣服(可能因環境悶熱而是裸露了半身),食材包括蔬菜、家禽和肉類混亂地放置,街道上也不時有老鼠出現。街道上有不少妓女,她們穿著得暴露,用銀製的手鐲和腳鐲作飾物。一些妓女向人揮手、大笑和叫喊,顯得十分熱情,一些則對著鏡子整理頭髮和儀表。她們也會吸鴉片煙、飲茶和嬉戲。

????今天的福隆新街,但已非煙花柳巷之地。

慕拉士的描述大致說明了當時的情景。除了他途經的福隆新街之外,與附近的福榮里和福隆新巷(又稱宜安街),也有很多妓院,所以它們被人合稱「花國三街」。整條福隆新街可分為兩段,從紅窗門街(Rua da Alfândega)至爐石塘街(Rua de Camilo Pessanha)為妓院,而爐石塘街至十月初五日街(Rua de Cinco de Outubro)為煙館、酒家和賭館等。不但有很多富豪、名家子弟光顧,還有區內的妓女在閒時也會出來消遣。嫖賭飲吹,在這條小街道上公開營業,可以說「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全盛時期的福隆新街有約60家妓館。煙花柳巷、秦樓楚館中都花容月貌的姑娘,富商巨賈、世家子弟在這尋花問柳。即使夜幕垂簾,街道還是紙醉金迷,車水馬龍,琵琶韻音,夜夜笙歌……

????1950年代的福隆新街(圖片來源:Macau Antigo)

1924年,西班牙著名作家伊巴涅斯(Vicente Blasco Ibáñez)在遊記中提及福隆新街:福隆新街狹窄的房屋內,前廳聚集了很多人,情景非常熱鬧;從木梯到達上層時,有很多富家子弟坐在椅子上。妓女的身材苗條纖細,但頭顱較大和鼻子扁平,皮膚像黃蠟一樣(典型西方人對東方女性的描述)。男方向妓女調情,而她們則一邊吸煙,一邊緩慢地回答……

娼妓業一向被人視為不正當的行業,認為既出賣身體,又有辱人格,但娼妓的原意是陪伴和娛樂顧客,而沒有指明是與性有關。妓女都是「賣藝不賣身」的藝妓,她們會以熟練的手藝彈奏洋琴和琵琶,也會自彈自唱來娛尋芳客。未成年的藝妓被稱為「琵琶仔」,而成年後的則被稱為「歌姬」。藝妓雖然出身貧苦家庭,但都會先接受過嚴格的培訓才會服務顧客,教養愈高的藝妓愈為高級,最高級的娼妓卻是「老鴇」。她們都是退休的妓女,自立妓院並成為老闆娘。

????年輕的藝妓在演奏洋琴(圖片來源:若瑟.利維士.嘉德禮,《永不回來的風景:澳門昔日生活照片》)藝妓都會站在大門和窗台前招引客人,而有名的藝妓則會留在房間內等待客人光顧,老鴇則會平靜地抽著大煙交談。雖然老鴇是一院之首,但她們不可強迫妓女會客,一旦出現這種情況,妓女可以告發老鴇。澳葡政府容許娼妓活動,但娼妓始終對社會有害,為此政府對妓院有多項規章嚴格控制行業的發展和經營。為了能享受獨奏,闊少豪紳要花上多少時間和心思,獻上多少纏頭,挑逗多少回,才可博得她的歡心。紅顏動心,顧客方可獨享美人的奏樂,甚至有資格滅燭留髠。話雖說是嫖娼,但雙方重視的是「情」而非「性」,是精神上的娛樂和喜悅。顧客得到對方的歡心非一朝一夕之事,要講求氣氛和情趣,所以這種「尋歡」方式早己消聲匿跡。

????福隆新街的藝妓在彈奏洋琴和琵琶(圖片來源:若瑟.利維士.嘉德禮,《永不回來的風景:澳門昔日生活照片》)昔日福隆新街區內,以福隆新街、福榮里和福隆新巷(又稱宜安街)最為有名,所以「花園三街」集當時最高級的妓院。達官貴人、富紳巨賈和名門子弟,皆來這裡消遣尋芳;也有遊客來澳登岸後會光顧福隆新街以解離鄉之愁。至於福寧里(Travessa das Venturas)和蓬萊新巷(Travessa da Caldeira),則與「花國三街」相較顯得略為遜色。在街區外的福隆圍和白眼塘街區(Bairro da Caldeira),不論是妓女姿色、環境和屋舍等,其質素為三者最差劣的。

由於不少富豪子弟來訪,妓院內的裝飾有不少「危世」的特色,如「五方五土龍神」的神位旁,放置了一塊紅坭階磚,上有披蔴戴孝、手持孝杖的孝子像。此外還貼上「興家子弟,遠去他方;敗家子弟,入室登堂。」的紅紙,以警告他們萬一出現家破人亡時,也請不要責備本館。不過顧客還是慕名而來,鮮艷貴氣的紅樓,顧盼多姿的美人,醒生夢死的生活,即使是今時今日,還真是耐人尋味……

????今天福榮里內,兩旁都是破舊的紅樓,而巷內卻是渺無人煙。

花國三街,歌舞昇平。紅樓醉夢,醉生夢死。除了福隆新街之外,福榮里和福隆新巷同樣有名。福榮里是福隆新街區內的小巷,巷口建築麻石上刻有「福榮里」三字,內立有一座土地神壇。街巷與外街相較狹窄,左面皆是傳統中式民宅,地上以石板鋪成,具廣東街巷特色。福榮里曾被人稱為「呼火街」,有「惹火」之意思。大街小巷中,金屋藏小嬌。福榮里內多為妓院,妓女門站在紅窗處,向前來的顧客揮手,以清脆的銀環聲吸引他們的目光,招來他們的光顧…… 距離福榮里不遠處,在福隆新街尾是福隆新巷,但它為人熟識的名字是「宜安街」。「宜安街」一名源自巷內的盛極一時的宜安公司,是一所由澳門富商盧華紹成立的俱樂部,但原址卻在風順堂街(Rua de Lourenço)的十六柱(原英國東印度公司分部,後改為慈幼中學)旁。宜安公司內瑰麗堂璜,軒敞宏麗,清末年間很多達官貴人,富豪巨賈都選擇前來消遣,即使是康有為和梁啟超等人也曾來訪宜安公司。

????福隆新巷,又稱宜安街,因宜安公司而得名。 不過宜安公司的位置與福隆新街的距離甚遠,對前去尋歡的顧客不太便利,於是把公司遷移至福隆新街旁邊的福隆新巷,巷仔因宜安公司的出現而聞名。宜安街兩旁都建有青磚大屋都是秦樓楚館,街外遊走的人都是貴富子弟。稍為自撿的人士,一般都不會途經此街。元宵和七夕節慶期間,宜安街青樓更加興旺,裝飾更加豪華,爭奇鬥艷,遊人紛紛前來宜安街一睹繁華景象,場景盛極一時。每天晚上,「大牌」歌姬和拿著洋琴的女僕都會坐著黃包車來到宜安街旁的清平戲院外,來到妓院內為等候多時的徵歌之士獻上一曲。另外,屬於「花國三街」附近的福寧里和蓬萊新巷的妓院雖不及前者,但也吸引不少狂蜂浪蝶。福寧里由於較後才被開闢成「紅綠區」,因此又被人稱為「新圍」;而蓬萊新巷除了妓院外,還有很多鴉片煙館和一座名為「萬豐富」的當樓,由澳門世家周氏經營。萬豐富的屹立,成為了福隆新街區的標誌,所以嫖客多以它的名字代替蓬萊新巷,故有「萬豐富街」的稱呼。即使萬豐富結業多年,招牌早已卸除,但老一輩還以萬豐富街稱呼它。

????夜裡的福隆新街,秦樓楚館已銷聲匿跡,留下的只是一片寂靜。       

1932年香港實施禁娼,澳門娼妓業變得更興旺。在抗戰期間,福隆新街區達到顛峰,大量港澳富貴來到區內消遣。所謂「酒門朱肉臭,路有凍死骨」,正是澳門當時差天共地的環境。即使如此,福隆新街的歌姬於1938年組織「花界救災會」以義唱方式籌款支持抗戰。然而,澳葡政府在戰後實行禁煙和禁娼,福隆新街區的紅塵灰飛煙,銷聲匿跡。王祿和王棣相繼去世,但子孫守業不成,結果把大部份集成堂的物業讓給別人。其後一位姓蕭的人承辦租務,但他死後集成堂的股份分成一千份,而慢慢地集成堂成為歷史。

1996年澳門文化司署以600萬元修復福隆新區,希望重新發展富有特色的街區。今天的福隆新街依然保存當年的紅牆青樓,不少食店租用小屋經營,而一些舊式旅店也在該區營業。不過內港和新馬路失去了當年商業中心的地位,大大影響了福隆新街區,當年的風光早已不在。

參考資料

  • Nunes, I. (1993)。《舞女和歌女:澳門妓業面面觀》。《文化雜誌(第15期、16期)》。澳門:澳門文化司署。
  • 王文達(1999)。《澳門掌故》。澳門:中華教育會《澳門教育》出版社。
  • 傅玉蘭(2001)。《抗戰時期的澳門》。澳門:澳門博物館。
  • 李鵬翥(2001)。《澳門古今》。香港:三聯書店有限公司。
  • 林發欽(2004)。《澳門街道的故事》。澳門:培道中學歷史學會。
  • 吳志良、金國平與湯開建(2008)。《澳門史新篇(第一册)》。澳門:澳門基金會。
  • Botas, J. (2009, April 6). “Rua da Felicidade”. Retrieved from: macauantigo.blogspot.com/2009/04/rua-da-felicidade.html.
  • 香港電台(無日期)。《福隆新街青樓史》。摘錄自://www.rthk.org.hk/elearning/travel/articles/11/f11_01_03_00_02.htm#others
Posted in 星行夜歸 From Twilight to Twilight

為您推薦 Recommendations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