庇護聖母教堂:唐人廟與澳門禁教風雲

????《澳門紀略》中的澳門地圖(約1748年),可以看到被稱為「唐人廟」的庇護聖母教堂。教堂位於聖保祿神學院附近。(圖片來源:《澳門紀略》)

「庇護聖母教堂」,聽聞過這個名字的人相信少之有少。筆者在整理望德堂坊(St. Lazarus Quarter)時聞知它的存在,由於它與望德堂有著相似之處,使不少人把兩者混為一談。庇護聖母教堂的歷史,標誌著澳門及內地天主教早期的發展史,但其短暫的歷史卻讓人忽略了它的存在,本篇將會簡述這座耐人尋味的教堂。在地理大發現時代,天主教(Catholicism)隨葡萄牙的船舶向亞洲傳播,但過程卻是腥風血雨。葡萄牙人在佔領該區利用強迫手段使當地居民成為教徒,若有不從者,輕則驅逐異地,重則格殺勿論。當地原來的神廟都遭到破壞,取而代之是天主聖名的教堂。反觀澳門,今天所見的情況卻與前者大為不同:三大古刹與三大古教堂並存,宗教文化和階融合,兩者並無衝突。事實上,澳門天主教傳播的最初目標是中國,所以不少傳教士如聖方濟.沙勿略(Francis Xavier)都以偷渡進入中國傳教。然而,在中國政府對外來者的強硬阻礙,傳教士漸漸意識到硬闖並非辦法,以武力強迫更是妄想,所以決定以澳門作為傳教基地並加以擴展。聖保祿公學於1594年被升格為聖保祿神學院(St. Paul’s College),標誌著基地步入正軌的第一個里程碑,澳門自此成為遠東最重要的傳教士培訓要地。僅僅是培訓傳教士尚未足夠,耶穌會士決定以本地華人為目標以宣揚教義。透過感染本地華人,讓他們慢慢地把天主教滲入中國內地,令更多人接觸高尚的教義,從而使中國成為一個新天主教帝國。在1602年,耶穌會會士(Jesuits)在聖保祿神學院附近建立一座木製的小教堂,名為「庇護聖母教堂」(Chapel of Our Lady of Amparo),又稱蔭庇之母小堂,以專為華人講解福音。????《澳門紀略》中所繪的「三巴寺僧」,即聖保祿神學院的耶穌會會士。(圖片來源:《澳門紀略》)可惜,早期本地居民對天主教還是十分抗拒,甚至是仇視的情緒,所以這座小教堂不久被人燒燬。庇護聖母教堂被毀並沒有粉碎耶穌會會士對華人傳教的決定,反正教堂的規模和結構也是十分簡陋,不可能作長期使用。在1634年,耶穌會會士帕爾梅羅(André Palmeiro)重修庇護聖母教堂,以堅固的磚石作為教堂的結構。教堂成為對華人傳教的新重地,使不少居民前來聽道,所以華人以「唐人廟」來稱呼庇護聖母教堂。這種宣道策略十分成功,在1635年時的華人基督徒數量從約5,000名,大幅增長至1644年的約20,000名,而接下來的統計指出,華人基督徒亦很快取代葡人基督徒的數量,可見庇護聖母教堂在向華人宣道上擔當先鋒的角色,其重要性絕不亞於聖保祿神學院。由於教徒人數日益增多,望德堂在1679年和1719年時進行擴建,擴建所用的費用從華人教徒的捐獻所得。

澳門天主教發展在17世紀達到巔峰,可惜在18世紀時出現冷凍期。康熙年間發生的「禮儀之爭」,不但令中國政府重新審視天主教傳入的後果,同時也影響澳門作為傳教基地的角色。清世宗繼位後立即宣布禁教,庇護聖母教堂因其特殊的傳教角色,成為禁教影響較大的教堂,在中葡雙方的拉鋸戰中見證傳教事業的衰落……

????處死前的白多祿主教,為天主教福建宗座代牧,因1746年的禁教風波被捕,他是最早的在華殉教者。

康熙年期的天主教傳播以耶穌會為主,大量會士受到皇帝的重用,令他們在傳教事業上形成壟斷局面。當時,其他修會也試圖在中國分一杯羹,如方濟各會(Franciscans)、奧斯定會(Augustinians)和道明會(Dominican Order),所以不少傳教士以偷渡的方式潛入中國,他們裝扮為當地人並在村落間進行傳教。可惜,各修會之間為利益互相爭鬥,又不遵守中國政府的規則,結果引發了「禮儀之爭」及其後的禁教風波。

清世宗在1723年繼位,年號為「雍正」,上任後的皇帝所面臨的首要問題,正是因禮儀之爭所引發的政治和宗教風波,而最先爆發教案的地方是福安縣。福安縣因接近台灣,道明會在西屬台灣時期以偷渡方式潛入該地,並迅速發展起來,成為道明會在中國的重要鎮地。由於沒有中國政府的批准,以及對教士蠱惑人心的憂慮,所以福安是「教案」時常發生。

1723年的教案中,閩浙總督滿保驅逐了兩位傳教的道明會士,其後各州各縣也開始驅逐大量的傳教士,拆卸所有教堂,並嚴懲信教之徒。部份傳教士藏身起來以逃過被逐的命運,而被逐的教士被遣送到廣州後,再驅趕到澳門。因澳門並非列入禁教之列,故多數教徒遠赴澳門入教。自此,澳門成為潛入中國的傳教士的必經之路。然而,經過上次禁教後,福安縣的天主教活動還是屢禁不止,更大的教案也隨之而發生,而這次禁教之火蔓延至澳門,其震撼性可謂震驚中外。

事情又發生在1746年(乾隆十一年)的福安縣,福寧鎮臣李有用發現該區天主教有死灰復燃的情況,於是向福建巡撫周學健上報。經過周學健的搜查後,他發現在如此嚴厲的打壓下,傳教士以暗藏在教徒居所的暗室與地窖等地方,夜裡秘密與教徒的見面,可見他們已經為對付禁教作了長期的準備,而教徒人數竟達二千多人,情況遠比官員們想像中嚴重。

周學健在6月間派官兵進行搜捕行動,並逮捕了數位教士和一些教徒,但未能捕捉最重要的人物——福建宗座代牧(Vicar apostolic)白多祿主教(San Pedro Sans y Jordá)。不過,受審者在官員的嚴刑拷打(主要是虐打及拶刑)下,人們不敢再為主教提供藏匿處,不久白多祿在6月30日被捕,而被捕的道明會教士共有五名。周學健無視年紀老邁的白多祿進行無情嚴刑拷打,殘酷野蠻的審判長達共一年,而周學健也如願以償從得到重要的線索。????《澳門紀略》中記載的「板樟廟僧」,即位於玫瑰聖母堂的道明會會士。(圖片來源:《澳門紀略》)

白多祿主教指福建教區由澳門的玫瑰聖母堂(St. Dominic’s Church)管理,而其他七座教堂也分別管理其他教區,但不包括聖家辣堂(St. Clares’ Convent)及庇護聖母教堂。每年,白多祿主教都會派人把教徒名册、書信及教區所籌的550元從福安送到澳門玫瑰堂負責人,負責人會把銀子、鼻烟、葡萄酒、聖油和聖像等物品交給他們,以送回福安。教徒名册會轉交梵諦岡,而書信及籌金則由玫瑰堂保存。

白多祿的供詞引發新一輪的禁教風波,而各地逮捕的教士都供稱來自澳門,顯示了天主教的「禍根」來自澳門。白多祿被逮三個月後,香山知縣張汝霖於9月26日奉高宗皇帝的諭旨,查明澳門天主教的事情,並嚴懲引誘民眾入教之人。福安教案所爆發的禁教風暴,正慢慢地在澳門形成,這次澳門難以獨善其身……

????《澳門紀略》中的名為「唐人廟」的庇護聖母教堂,教堂附近除了聖保祿神學院外,還有「粵海關澳門關部行台」(圖的右側建築物),所以位置在關前後街一帶。(圖片來源:《澳門紀略》)

受到皇帝諭旨所託,香山知縣張汝霖不敢有所怠慢,他馬上對華人來澳入教進行詳細調查。有關張汝霖的為人,中外文獻有南轅北轍的說法,在中文記錄上張汝霖是瞭解西方人並能以懷柔手段處理,但西方文獻所記載的是他以殘酷的手法審理傳教士。不論他有甚麼方法,張汝霖經過兩個半月的暗中調查後向朝廷稟報,而這份奏摺為當時澳門進教的情況提供珍貴的資料。        18世紀中葉,澳門是一處華洋雜處的地方,華人進教可分為長期逗留或每年赴澳一次。長期居澳的教徒由於與葡萄牙人相處甚久,語言和生活方式漸漸地跟隨葡萄牙人。這些人中,部份人改穿洋服和娶葡人女子為妻,也有華人教徒在澳經營生意或成為工匠,甚至參與兵役。他們與葡萄牙人同居,並打扮成他們的樣子,也經常與葡萄牙人交流,以方便加入天主教。 至於每年赴澳的教徒,他們會來到聖保祿神學院附近的「唐人廟」,即庇護聖母教堂。教堂經過兩次擴建後,由外國神父負責主持,其他華人教徒為協助。不但是專為華人傳教的地方,也是教友們聚集的地方,同時也具有慈善施藥的功能。教堂今年最重要的時間是四旬期(Lent),即復活節前共49日的齋戒期。南海、番禺、東莞、順德、新會和香山各縣居民在這段期間均會赴澳參與禮拜,節日過後部份人馬上回鄉,也有人逗留兩、三日。教徒們平日來到澳門,也會先到庇護聖母教堂禮拜。 由於華人教徒的流動性較大,所以官員們難以得到所有教徒的名字。不過,張汝霖的奏摺中卻提及兩位最具影響力的華人教徒。一位洋名為「林咭吠嘰吵」的林先生,與兒子(洋名為「林亞離素」)和徒弟(洋名為「李燕那斯」)一同從事庇護聖母教堂的傳教事務。林先生居住在教堂內,以行醫為名;但凡華人前來進教,都會向林先生取經誦讀。此外,還有洋名為「安哆彌咽離吔」的周世廉,他是一艘洋船的船主,從事遠洋貿易,也已經娶妻生子。 張汝霖在奏摺中也向朝廷提出消除進教之風的方法,他認為阻止教徒赴澳並非治本之法,只有關閉影響最大的庇護聖母教堂才是最有效的方法。對於赴澳進教之人,各縣官員要加以阻止,同時讓他們放棄信教,改過自新,否則加以重罰。若他們不能聚集取經誦讀,自然會漸漸離開天主教信仰。 不過較為麻煩的是長期居澳的華人教徒,因為他們在澳門擁有資產和妻兒,而且與葡萄牙人相處甚久。若把他們馬上離開澳門並斷絕與葡萄牙人的一切關係,將會是十分困難。張汝霖建議可以因應情況而作不同的處理方法,如擁有負債的教徒給予一年時間償還,而有妻兒的可以待外籍妻子死後帶同兒女回藉等。另外,對外國人與華人的相處進行嚴格審查和記錄,這樣能解決華洋雜處的情況。????郎世寧所繪的《乾隆大閱圖》。郎世寧是為耶穌會的傳教士,但以宮廷繪畫師的身份侍奉康熙、雍正和乾隆三帝,在朝廷內他的地位極高,而他在澳門禁教事件中向皇帝求情。

張汝霖的奏摺於1746年末提交,其後從廣東送至北京,上至高宗皇帝,下至兩廣督巡二府也閱過奏摺。清高宗在禁教的立場是較地方官員所執行的柔和,而他身邊已有不少耶穌會傳教士的身影。同時,他也不想激化中外兩國之間的矛盾,導致嚴重的衝突發生。再者,宋君榮(Antoine Gaubil)和郎世寧(Giuseppe Castiglione)等耶穌會會士向皇帝求饒天主教,所以皇帝對澳門禁教一事較其他地方緩和。他下詔讓葡萄牙人自行關閉庇護聖母教堂,政府不會打壓他們的宗教,但不許再有華人信奉天主教,改過更新的「愚民」可以既往不咎。

????關前後街的葡文名稱與庇護聖母教堂有關,相信教堂的位置在該區一帶。

1747年(乾隆十二年)3月12日,香山知縣張汝霖發布告示,上有「為嚴禁愚民私習天主教,以安民夷,以肅法紀事。」,要求緝拿協助傳教的華人林氏父子,以及通知澳門總督將會派人封鎖庇護聖母教堂,而教堂內的物品請他們自行收回。另外,告示還要求華人教徒停止信奉天主教及赴澳進教,否則將受到重罰。 八日後(3月20日),張汝霖派香山縣巡檢顧麟、縣丞顧嵩、澳門商人領袖蔡泰觀和蔡觀實來澳查封庇護聖母教堂。對於中國政府要求查封教堂,議事會(Leal Senado)原先是採取合作的態度,在收到諭旨後也沒有表露難色。不過,當時澳門主教羅沙(D. Hilário de Santa Rosa)對此大為不滿,認為中國官員的命令簡直是迫害,而議事會竟然願意接受命令。 教會方面於是組成司鐸會議團與官員交涉,他們指出庇護聖母教堂並非官員所說由華人興建,而是葡萄牙人所建,並拿出相關文件作證明,但官員們卻一再重申教堂必須關閉。教堂的鑰匙在耶穌會會士羅安當(Loppez)手中,他與羅沙主教表示寧願交出人頭也不交出鑰匙。在教會如此強硬的態度下,議事會一反服從的態度,反對中國政府封鎖教堂。議事會再次表示教堂非華人興建,希望官員們能格外開恩。若果中國政府必須封鎖教堂,即使要滅天主教,澳葡當局寧願回國也不能接受這項命令。至於林氏父子及其徒三人則早已逃跑,不知所蹤。交涉無果的香山官員們於3月24日帶同葡方的信函向張汝霖匯報。張汝霖讀過信件,立即以嚴厲口吻寫下《諭澳夷檄》回覆,令顧麟向澳葡政府宣諭。 張汝霖先在文中重申,澳門是中國租借給葡萄牙人,是對他們的恩賜,而且澳門是作為貿易之用,非傳教及蠱惑華人。即使葡人建立教堂,也是出於尊重他們的宗教讓他們自用。他也表示封閉教堂是皇帝的命令及中國的事務,與葡人毫無關係,認為中方侵越葡方的許可權是無稽之談。至於葡萄牙人以回國作威脅,張汝霖指如果葡人選擇離開澳門,中方不會阻止他們,反而省了處理他們事務的麻煩,更以「天朝之厚福,聖主之至願也」來形容之。張汝霖最後還通知澳葡政府會在3月30日親臨澳門封閉教堂。 議事會人士閱讀信函後立即冒出冷汗,看到張汝霖的回覆如此強硬,在無能和無奈中決定再次選擇與中方合作。不久張汝霖於3月30日來澳,巧遇當天為復活節,於是向他懇求寛限至明天。張汝霖也非鐵石心腸,決定寛限至明日,而自己到蓮峰廟休息。4月1日,張汝霖來到庇護聖母教堂前,在他面前的是葡人跪地求饒,有些人甚至淚流滿面。教堂內的聖像、經書和器具早已先由葡萄牙人拿走,而教堂在香山知縣和澳葡政府人員的見證下,正式關上大門。至於教案的爆發點福安,白多祿主教於5月26日被處死了,這場震驚全國及中西方的教案自此結束。????關前後街附近的大關斜巷及顯榮里,相信與庇護聖母教堂的位置有關。 

庇護聖母教堂的關閉,中葡雙方沒有再讓事件激化,即使葡萄牙可以借此事以「保教權」(Protectorate of missions)為由大動干戈,而教堂封鎖也沒有對華人赴澳進教有太大影響。新任香山知縣張甄陶在《澳門圖說》一文中,指出進教者在庇護聖母教堂關閉後,他們只是改到聖保祿教堂(Cathedral of St. Paul),可見禁教令未能阻止中國人入教。不過庇護聖母教堂的封鎖,卻標誌澳門天主教衰落的前兆,在接下來的近一個世紀,耶穌會解散及教區混亂使澳門傳教事業陷入低谷。即使不斷有華人赴澳進教,教徒人數也屢陷低點,直到馬他主教(D. Jerónimo José da Mata)上任後才以望德堂坊為新華人傳教地點。

庇護聖母教堂封閉後隨之而倒塌,新的建築物覆蓋在地基上,而教堂的記憶也漸漸地被淡忘。今天,只有關前後街(Rua de Nossa Senhora do Amparo)、大關斜巷(Calçada do Amparo)及顯榮里(Pátio do Amparo)三處地方保留與庇護聖母教堂的名字,而該區也符合印光任和張汝霖在《澳門紀略》一書中的記載。若果沒有這些痕跡,相信庇護聖母教堂會塵封在歷史的長河中。

參考資料

  • 吳志良、金國平與湯開建(2008年)。《澳門史新編(第四册)》。澳門:澳門基金會。
  • 吳志良、金國平與湯開建(2009年)。 《澳門編年史:第二卷 清前期(1644 – 1759)》 。中國:廣東人民出版社。
  • 郭衛東(2009年)。《從福安到澳門:1746 – 1747年的禁教案》。《文化雜誌(第71期)》。澳門:澳門文化局。
Item added to cart.
0 items -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