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崗:從義地到義字 Rua da Emenda

現在提到「沙崗」一地,很多人會想到氹仔沙崗市政墳場。近日清明節,許多孝子賢孫會到墳場掃墓祭祀,氹仔沙崗自然是人流繁多。在澳門半島亦有一處名為「沙崗」的地區,同樣是曾經作為墳地之用,但很難想像昔日的澳門「沙崗」,今天竟然是新橋區內繁華的地方……澳葡政府擴建城區前,從三巴門(即今天包公廟旁)至三盞燈一帶,在新橋村之北,皆屬沙崗區。沙崗區內有一條小村,名為「沙崗村」,位於今天義字五街一帶。有關這條小村的資料並不多,但有記載顯示,村內的人口較鄰近的新橋村、石牆村等為多。然而,對沙崗區的記載主要是沙崗村外的墓地。

????昔日高沙義塚位於「蓮花莖」一帶。由於沙崗在1870年代開始出現不敷應用,鏡湖醫院向附近地區覓地。(圖片來源:《澳門鏡湖醫院慈善會會史》)生老病死,為人生必經之路。富人對身後事往往會辦得妥妥當當,絕不馬虎。反而,對窮戶來說,只能草草埋葬,望死者在天之靈保祐。當時華人社區的義塚,即窮人之埋葬地,主要是沙崗和「高沙」(即昔日蓮花莖兩側的沙地)。「三巴門外塚纍纍,雄鬼喧呼去不回。」【註一】,為當時路過沙崗的情況。黃沙漠漠,岡陵起伏,正是起名為「沙崗」的原因。草叢中皆為墳地,風吹草動時,露出地面上的枯骨,令人更令寒意。現在從消防局博物館至竹林寺一帶,全皆是墳地義塚因為早期澳門人少,沙崗的墳地初時不算密集。1864年(同治二年),澳葡政府正式佔領沙崗區,但只是在旁邊開闢連勝馬路(Estrada de Coelho do Amaral),沙崗義塚還是繼續使用。1871年,鏡湖醫院在沙崗附近建成,因傳統上醫院跟墳地都設於郊區,是當時澳門頗具規模的醫院。醫院初期只有中醫,直至孫中山以首位西醫行醫才改變。

????1871年的鏡湖醫院,位於沙崗附近。(圖片來源:《澳門鏡湖醫院慈善會會史》)1874年,澳門共遭受兩次風災侵襲,遇難者人數眾多,特別是沙梨頭村,死者皆葬於沙崗,因而開始出現飽和現象。19世紀後期,霍亂、鼠疫等致命的傳染病在澳門傳播,令沙崗出現不敷應用的情況。一墓多葬的情形時有發生,此時沙崗更是聞者畏之、觸目驚心……1908年(光緒三十一年),澳葡政府正式對沙崗義塚「下手」。工人拿著沙鏟和鐵鎚,來到陰森的沙崗。他們望著亡者的墳地,彷彿聞見死者的哀號,是祈求憐憫的悲願。可惜,他們還是狠下心腸地打碎墓碑,把屍骨從墓地中推起來。發臭的屍骨,像受害者般仇視、怒視著那群工人。發寒的工人抖震地繼續工作,心中只求亡靈不是報復。相傳放置在附近的「祥雲仙院」內等待認領,而那些無人認領的下場極為淒慘,被送到劏狗環一帶焚化後,撤自大海。沙崗義塚在如此慘烈的悲劇中,自此成為歷史……註釋:

【註一】全文:「沙崗應解憶荒蕪,前輩惟聞說鏡湖。月風不知人事變,可憐還認舊輿圖!三巴門外塚纍纍,雄鬼暄呼去不回。並向夜臺傳露布,任教白骨盡成灰。」,出自《兩行堂詩鈔》中的《庚戌清明出三巴門外經沙崗舊地有感而作》——摘錄自:《澳門掌故》

????高樓出青牆,青牆圍竹林,竹林藏小寺,小寺名竹林。

在沙崗義塚尚未整頓前,一位名為蔡紫薇的道人來澳,並在該區建立「祥雲仙院」。後來他無心潛修,於是向正尋覓土地的紫竹林慈善會贈地。慈善會創辦人堅性和尚來自廣州華林寺,然後獨自來澳籌募建佛寺。1911年(宣統三年),堅性和尚與其他九位富商,各人捐贈500元(合共5000元),把道觀改成寺院,名為「竹林寺」。高樓中出青牆,青牆圍著竹林,竹林深藏小寺。雖為寺院,但道觀的特色依然保留,可見中國道佛一家的宗教特色。由於竹林寺環境清幽,境色雅麗,寧靜清優,不少文人雅士來寺題詩作畫。竹林祥煙,雅屋幽境,直至今天依然存在。沙崗區經過整治後,街道已開闢完成,但此曾為義塚,因而陰氣極重。事問誰願意住在陰地上,與亡靈「朝夕相對」的日子?因此該區初期可說是開闢了的荒地。在澳葡政府頭痛這個「燙手山芋」時,有人向政府提出願意發展沙崗區,他就是澳門鉅商盧華紹。當時的華商財雄勢大,「天不怕,地不怕,只怕無錢賺」。在政府開闢土地過程中,他們總是「化腐朽為神奇」的角色。在盧華紹的大力發展下,住宅和商店紛紛興建,人們漸漸搬到舊沙崗區一帶居住,並合併為新橋區的一部份。為答謝盧華紹的協助,澳葡政府以他的小名來命名其中一條街道,為「盧九街」(Rua do Lu Cao);而由於該區曾為義地,因而以「義字街」(Rua da Emenda)來命名另一條街道。

????義字五街市集,為澳門最後的露天市集。

大量人口遷入新橋及沙崗一帶,使該區成為澳門其中一處人口最密集的地方。當時街市大樓尚未出現,而買菜是在露天市集進行。新橋區的露天市集原先設在渡船街(Rua da Barca),後遷至大興街(Rua de João de Araújo),然後又遷回渡船街,最後才移至今天的義字五街一帶。所謂義字五街,全稱為「義字街小販認可區」,分別指盧九街、義字街、羅白沙街(Rua de Brás da Rosa)、道咩卑利士街(Rua de Tomé Pires)及群隊街(Rua do Rebanho),在重整前為沙崗村的所在地。紅街市(Red Market)建成後,一些商販從市集遷至街市裡,但依然無損義字五街的熱鬧。市集是城市文化中重要的組成部分,也是最古老的商業活動場所。經過幾十年來的風雨,市集繼續為新橋居民服務,在滿足居民生活需求時,也保留這座最後「活化石」。前檔後舖,商住混合,亂中有序,這正是市集的特色。從義塚到義字街,沙崗舊區經歷近一百八十度改變。這處曾經是渺無人煙、墳墓纍纍的地方,轉眼間成為人山人海、商舖林立的地區。歷史總是充滿戲劇性,遺忘的過去總值得回憶。

參考資料

  • 王文達(1999)。《澳門掌故》。澳門:中華教育會《澳門教育》出版社。
  • 吳潤生與梁棟(2001)。《澳門鏡湖醫院慈善會會史》。澳門:鏡湖醫院慈善會。
  • 金豐居士(2009年10月8日)。《住持品格左右盛衰竹林寺因人得廟》。《新報》。摘錄自:macau-mdis.org
  • 李凱欣(2012年2月23日)。《舊城演義 花樣市集下的眾生》。《論盡澳門街》。摘錄自:Facebook

發表評論

Item added to cart.
0 items - 澳門元MOP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