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

「這種分數,還敢在廁所玩弄。」「丟臉!」那位國文老師在班上大肆的言論。一箭雙鵰正中兩人的傷疤,我看見他低著頭,我有些愧疚。班上的氣氛也開始對我們有些排斥。最後,我們只有放學才會聊天,其餘在校時間,我們漸行漸遠。直到那天昏黃的傍晚,我跟他走出校門口外的幾條巷弄,笑鬧著走回我外租的房子路上。我看見有個女人杵在眼前,一看到我們,就狠狠的賞了我肩旁的他一個耳光。「你到底要不要臉?」是她,他媽媽。我不覺得這是件丟臉的。但我眼睜睜看著他被挨上車,一臉淚水的不敢看我。我愧疚的更加深重。昏黃的傍晚顯的鮮豔,卻也讓我們掉入黑暗前最後的光亮……

Original Link, Authorized by Anthony Lin

Item added to cart.
0 items -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