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直至那一天,廁所門外傳來教官的聲音。我們變了,徹徹底底地回不去了;我忘不了、媽在孫面前打我的狠狠耳光;更忘不了、那玄關裡的公佈欄,貼著的懲處名單。是我和他多麼諷刺的東西……大家,看我們的眼神變了;老師也只是用一種異樣眼光……再不然就在課堂上指責我們的不是。「沒事的。放心,昨晚我跪在我爸面前,跟他坦承了!」我在廁所縫隙塞了張紙條,那是我們最後能在學校溝通的方式。「有你在 我很快樂。」這是我們最後一次傳紙條……

Original Link, Authorized by Anthony Lin

發表評論

Item added to cart.
0 items - 澳門元MOP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