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Anthony Lin

XIX.

太多值得回憶,卻深深放在心底。言語、眼神、靜靜地躺在腦海裡。 那時候,我不曾相信有個人能在打動我。他做到了,一句:「想親我,就要跟我在一起。」 沒有絲毫遲疑、猶豫。「我答應」 臉書上的穩定交往中, 剎時,跌破了許許多多人的眼鏡。 有人祝福、有人看戲,而我們還是我們,因為那是得不著的幸福。兩年多的感情,沒有太多交代、沒有太多遺憾。 也許,是太多不捨及回憶。總讓人在夜晚獨自一人時,特別想念。用愛去堆積不可能的可能,你的眼神,讓我肯定,那就是幸福。多少日子的行屍走肉,也走過多少的歲月、卻留不著痕跡。 我以為你真的消失了,一直到「我好想你……」在我的訊息視窗出現時,我甚至懷疑那是一場夢。 「孫孫,對不起!我真的對不起你!」 我只能不斷跟他道歉。因為我知道……他一定很恨我。 「過去終究過去。而如今,我選擇此時此刻出現,就代表以拋棄。」他還是那樣地冷靜。 我試著解釋那一段不堪的回憶。他還是選擇不讓傷痕再揭起。 傷口會結痂,卻成抹不去的痕跡;愛情會離去,卻迎接新的一個故事。 只可惜……可惜,我只能在角落默默祝福著你。要幸福、一定要幸福…… 我們避開過去,談論了現在。他只有短短幾句話與鼓勵;卻對我來說…

XVIII.

那一年匆匆離別,一句再見成為憾言。那一天放學,爸媽已經在門口等著。一眼的鄙視、一嘴的謾罵。我無視、我無聞、只想躲進房間裡。 開了房門,桌上、抽屜及床上、沒有一處是完整的。我躺著,閉著眼睛,想著是我與你的故事。「喜歡我嗎?」我看著、笑著,覥靦的他。「你知道的」一個吻,對那時候的我們來說,就是幸福。 多少夜晚,我曾想念;多少時間,我曾眷戀。 為了不讓你被爸媽傷害,我妥協了他們開出的條件 -「轉學」。我想告訴你,卻被他們嚴密監控……我寫了一封信,只可惜,卻成了碎紙機的食物…… 而那一天,沒來得及說出口的再見。在「再見」之後,成了離別…… 迅速的搬家,迅速的不著痕跡。我就這樣離開了你的世界。而你一直存在於我的世界…… 「孫孫,你好嗎?」夜晚睡覺時,我總拿著我們的一張照片。儘管有些破爛;但是,那是我與你僅存的回憶。 在愛裡,說愛你;在夢裡,你是你、深深擁抱你。 來了一個新環境。對於一個轉學生來說,似乎要一點時間適應;更何況現今的我猶如籠中鳥。一切的行程、一切的作息,如此嚴密掌控。我拒絕同學的所有邀約。只想靜靜地活在只有你的世界,尤其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 那一夜,我又夢見你。我們相見了!是場牛郎織…

XVII.

我只想安慰他的愛情,我並沒有想要刻意在這個盲點之中,嘲笑他。只求他能釋懷一點愛!讓過去我對他一切的疑問及丟下我被霸凌、討厭、自殺的恨,全鎖在回憶裏。 「你還好嗎?」「不好!」「我像失敗者一樣!」「一團亂。」 你離去的我,也剩下這些形容詞跟名詞:失敗者、亂。 「我知道!」「我關注你們一年了。」「你為什麼不吭聲?」「為什麼要吭聲?」「讓我知道你這個人存在。」「那又能怎樣?」「對!又能怎樣……」「哎……」「對不起,我是失敗者,做得很糟糕。」 他似乎有些低落…… 「不是的!」「你很好,只有有些人下車了。」「愛情不是你能怎樣就能把握的,不是嗎?」「好好大哭一場,之後整理一下自己吧!」「畢竟你不差,只是受傷了!」「孫…」「?」「你會恨我嗎?」「曾經很恨你,現在不會了!」「不是那樣的,我爸媽讓我轉學,也刪除我的很多東西,我被關起來一樣,沒有自己……」 他試著解釋過去,卻被我劃破。 「好啦!我不想知道。」「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我沒有回應他。 「還可以聯絡嗎?」 我沒有討厭你了。只是回憶全回來了。我跟他隔著電腦聊天,似近似遠的。那一點一滴的畫面跟著回來。就連他被呼一巴掌的畫面,清晰可見! 那親吻…

XVI.

「我好想你……」 這四個字,終於在好幾年後的我們之間,說了出來。有好上日子的時間,他們不再貼文。 那對閃耀光芒的網路情侶,對少部分的人來說,是刺眼的、奪目。大部分的人來說,可說是羨慕! 而那張張甜蜜照片裏的他們,對我來說,有個他是令我熟悉-Anthony Lin 不再貼文的他們、沈默許久的網頁,終於張貼了分手公告!原因說的不明,卻充滿快速且震撼同志圈。 我窺探的日子,也打破了。半夜裏,我敲打著鍵盤,像是為我的勇氣鼓掌。 「hey!」「我好想你……」 原以為這樣的文字,會像丟棄的垃圾廣告一樣,不再回覆。卻突然發現視窗角落的「已讀」。 「對方正在發送訊息」「你是?」 看似稀疏無識的對話裏,卻因我打出的名字,有了變化!「是我!你討厭的孫。」 「!!!」 「哪個孫?」「你高中轉學前的大孫!」 「!!!」 他反應來的震驚! 「我找你好久~」 「我一直都在那個高中,需要找很久?」我好些生氣。 當初不告而別的你,怎麼可以說「找」字?而且後面還加上「很久」! 「不是這樣的。」 他試圖解釋。但都過去了,我不太想追求什麼。 「不用說了,都過去了~」「不是嗎?」傳送。「嗯……也是!」 落寞? Origina…

XV.

好樂迪的包廂裡只有我和他。這時候,沒有誰管著、阻礙著。我點了一首首歌,他只是靜靜地當我的聽眾。 「好聽嗎?我剛剛又破音了。」孫搖搖頭微笑著。「只要是你唱的,無論走音、破音,我都是你台下的死忠聽眾。」 在離開之前,最後一首歌。 劉若英的《後來》。而這一首歌,沒有讓我們有後來、而是離別。這一離別會是多久,沒人曉得。 回到家的時候。爸媽坐在客廳,「去哪了?我問你去哪了?」媽說話了、毫不猶豫地甩了我一個耳光。「去唱歌,不行嗎?」 我別無選擇了……別無選擇了…… 「我真的不懂!一直以來你們都很支持我,無論做什麼!可是呢?因為你們愛面子!同性戀有罪嗎?同性戀有病嗎?」 「你們就是有病!假設你家人是吸毒犯、通緝犯,別人都怎麼看待?我告訴你!我就是不允許你搞同性戀!」 爸把聲音提高了。提高到我覺得刺耳、覺得噁心。 「我從不覺得選擇喜歡、愛一個人,跟你所說的那些人相同在哪?更不知道我們錯在哪?唯一錯的就是你把我生下!你們處處安排,我一向都聽你們的!可是呢?為什麼就不能讓我選擇我想喜歡、愛什麼人?」 我只想好好的陪在你身旁、只想…… 「不然我們來談個條件。在你20歲以前別跟他、跟圈子有所接觸。20歲過後還…

XIV.

時間並不會因為誰流淚、有所停歇,更不是一句後悔。媽的那一巴掌,是狠狠地打在我臉上。我沒反抗,只由得她大聲:「為什麼要搞Gay?為什麼要搞同性戀?」「我就是搞Gay!我就是搞同性戀!怎樣?」我的臉頰只有不停的巴掌,不是為我出櫃鼓掌、而是不停停地打在我的心底。「孫,你在哪裡?」我不禁的害怕……他們是否會牽連他呢?一陣腳步聲,爸上來、一旁問著發生什麼事。「沒事,你下去客廳看電視。」而爸還是走了上來,看著我、看著我臉頰發紅,一副狼狽樣子。我沒有讓誰接著下一句、我打破了沈默、我走到他面前、跪了下來,磕了三個頭。「爸、對不起!我是Gay、我是同性戀!」我顫抖著。可是,我沒得選擇了!他冷冷地看著我,只哼了一聲和媽走下樓。我撥了通電話給孫,告訴他一切安好……出櫃之後,我的生活被限制住了。時間限制的更緊些。我們總利用提早放學的空檔,去逛街、去吃紅豆牛奶冰。「你的腳怎麼了?」孫孫發現我腿上的傷痕。那天放學到家,我看著書桌抽屜翻個凌亂,看著電腦被打開。那是我和他的情書、他的甜言蜜語。一切就這樣攤在陽光下,避無可退。門被打開了,是爸。「你給我跪下!」我照做了。沒有任何情緒。只任由藤條在我腿上在我身上 一一烙下…

XIII.

喜歡唱歌的他,讓我靜靜的看在眼中、無限可愛。在離開包廂前最後一首、音符飄下:「後來~我總算學會了……」當年的我,實在不懂歌詞裏的意義。直到開學、你轉學了、音訊全無、我難過著、每次唱歌,我總會點起《後來》。 那是,唯一還記得你的畫面……時間沖刷、侵蝕你我、我一直很想知道,你過的怎麼樣了。大學畢業了。一次跟大學夜唱,突然邊唱卻邊開始落下眼淚……歌詞經過歲月的氾濫,我總於懂了。「你都如何回憶我?」「這些年來,有沒有人能讓你不寂寞?」「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可惜你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再!」我總在想:如果你沒有轉學,我就不會被班上的同學霸凌了吧?如果你還在,我就不會愛上一個爛人讓我自殺吧?如果都沒有……我想我們人生,是否又不一樣太多、太多了嗎?臉書興盛。不少網路同志情侶搭上順風車、紅了不少人。突然看見網路情侶來……是你。你和身邊的他笑的甜蜜,雖然無比酸痛;但知道你有一個疼你的男友、我就欣慰了。最後,我選擇不打擾的關注著你,直到我的另一半出現……這就是美麗的過往遺憾吧。 Original Link, Authorized by Anthony Lin

XII.

每次唱歌的時候,我總是回點這首劉若英的後來。每次都會被朋友問起:「你這首到底唱不膩唷?」我並沒有回答,總是笑笑的。卻不知道這是一首我可以記住你唯一的痕跡……暑假你總是攀越後門、跑出來和我赴約。逛街也好、一起吃一碗紅豆牛奶冰也好、你微笑總是掛在臉上。但我知道你回家就會躲進房門、上鎖。快開學的前幾天,你又跑了出來。我看見你腳上的傷,我知道你又鬧革命了。「你不怕痛嗎?」我問。你笑著說:「哎唷,這沒什麼~」原來才知道,昨晚他的電腦被動過。即時通的歷史留言也被看了……我和他的網路愛情對話,被他們家人看進了眼裏似乎更不是滋味。「我爸就踹門進我房間,手拿藤條。」「我看到他出現,他就叫我下跪,還一直罵我變態,說什麼跟男生怎樣點……」他跪在父親的膝下,結實的臂力使力揮了一下……那重重的藤條就打在他的腳上、腿上、或是身上任何一處都可看見。「我就邊哭邊磕頭,一直對他們說:『對不起對不起…』」他邊說、邊低下頭……我可以感受他的內心、那無比翻湧的情緒。我抱了他、他哭了。原來這才是他微笑背後的脆弱。「還說不痛!」「是心在痛啦!」「不知道為什麼喜歡自己喜歡的東西,會被反對。」這番話、我也無助了。安靜一陣子的我們,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