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梨 kālī、杜爾嘉 Durgā、帕爾瓦蒂 Pārvatī

每場儀式 7 days

分類:

商品說明

時母

迦梨(काली / kālī / 時母),字面意思是「黑色的」、印度教中一位重要的女神。在梵文中的陽性形態為卡拉。傳統上她被認為是濕婆之妻雪山神女的化身之一,為威力強大的降魔相。迦梨一詞也可解釋為時間,故中文翻譯為時母。在後期的信仰體系中,迦梨被認為與時間和變化有關,象徵著強大和新生。

迦梨的造型通常為有四隻手臂的兇惡女性,全身黑色,身穿獸皮(上身往往赤裸),舌頭則伸出口外。她的脖子上掛著一串人頭,腰間又繫著一圈人手。四隻手中有的持武器,有的提著被砍下的頭顱。迦梨的腳下常常踩著她的丈夫濕婆。

關於迦梨的神話,主要就是她與名為血種多羅伽(Raktabīja)的阿修羅戰鬥的故事。這個故事最早出現於《摩根德耶往世書》。阿修羅與諸魔大舉進攻天界,由於他們的首腦血種多羅伽(Raktabīja)曾經得到了梵天的祝福,眾天神根本無法抵擋。天神們只好請求濕婆的幫助。濕婆此時正在修行,眾神不敢打擾他,幸而他的妻子雪山神女伸出了援手,她派出自己的化身難近母去與阿修羅作戰。女神輕易地打敗了許多阿修羅,但羅乞多毗闍卻很難對付。這個怪物產生出一千個和他一樣厲害的化身,後患無窮。難近母用弓箭把羅乞多毗闍射得遍體鱗傷,但卻只是惡化了形勢,因為從他傷口滴出的血產生出了無數的新的修羅。難近母最後打開神眼化身時母,張開大口把羅乞多毗闍整個吞了下去,並把他的血液一滴不剩地喝掉。迦梨消滅了這隻修羅後由於高興而跳起舞來,雙腳大力踐踏土地,令三界眾生的生活都受到影響。濕婆為減輕眾生的痛苦,就躺在迦梨的腳下任其踐踏。這就是迦梨總是被塑造成腳踩濕婆的原因。

難近母

杜爾嘉(दुगा / Durgā / 難近母),字面意思為「不可接近的」、音譯突伽或杜爾嘉。印度教女神,性力派的重要崇拜對象。傳統上被認為是濕婆之妻雪山神女的兩個兇相化身之一(另一個是時母)。

作為雪山神女的化身,難近母的最主要職能是降魔。她是與修羅戰鬥的可怕的女武士的形象,有10隻手,3隻眼,拿著許多武器和法器(樓陀羅的三股叉,因陀羅的雷杵,弓,彎刀,等等)。她的坐騎有時是一頭獅子,有時是一隻虎。

在難近母與各種阿修羅及羅剎的戰鬥中,最有名的是打敗血種多羅伽(Raktabīja)的故事。血種(Raktabīja)是一個強大的阿修羅,誰也無法打敗它,它甚至入侵天界趕走了神王因陀羅。給予這個怪物如此神力的大梵天本人也無力收服它。眾神被迫集合起來,而後從他們的力量中浮現出難近母(但並不是由他們創造出來的)。難近母用「吠陀的語言」告訴天神們她是宇宙精神「梵」的體現,只有她才能打敗血種多羅伽(Raktabīja)。眾神紛紛送給她各種武器和法器。經過一場天昏地暗的大戰,難近母以迦梨之姿消滅了血種多羅伽(Raktabīja)。除了打敗血種多羅伽(Raktabīja)之外,難近母還以不同的化身打敗了許許多多的妖魔鬼怪。

雪山神女

帕爾瓦蒂(पार्वती / Pārvatī / 雪山神女),字面意思是山的女兒,也就是喜馬拉雅山人格化的雪山神的女兒;古名:umapati;音「烏摩缽底」,又稱烏摩天妃或大自在天妃,印度教女神,恆河女神Gaṅgā的姐姐。主神濕婆的妻子。

按某些《往世書》的說法,她的前世是濕婆的第一個妻子娑提。娑提是生主之一的達剎的女兒,因其父反對其與濕婆結合而投火自焚(印度寡婦殉葬的習俗娑提即由此得名)。另一位大神毗濕奴為了勸阻悲傷的濕婆,將娑提的屍體切碎投向世界各地,後來轉生為雪山神女。《梵轉往世書》說娑提曾親自對濕婆顯靈,告知濕婆她將以雪山神的女兒之形態復活。

雪山神女轉世後仍然熱戀濕婆,並為了引起濕婆的注意而遷居到其修行地吉羅娑山(岡仁波齊峰)上。但濕婆一心修行,對她不理不睬。其實這一結合還有更重要的實際目的,那就是希望濕婆能生出剷除阿修羅的孩子,以消滅強大的阿修羅王血種多羅伽(Raktabīja)。多羅伽虔敬地崇拜梵天,因此被梵天授予了無敵的力量(按濕婆往世書,梵天賜福給多羅伽,並預言他只能被濕婆的兒子打敗,而濕婆並沒有兒子)。甚至連大神毗濕奴都拿他沒辦法,毗濕奴曾與多羅伽大戰了兩萬年,也無法將之消滅。眾神只好希望雪山神女能為濕婆生一個兒子,於是派愛神伽摩去撮合他們。結果濕婆因修行被打擾而發怒,從額頭上的第三隻眼中噴出神火把愛神燒成了灰。後來經愛神的妻子哀求,濕婆才將愛神復活,但是愛神從此變成無形無相。

愛神的行動失敗後,為感動濕婆,雪山神女立志進行艱苦的修行。濕婆得知此事之後,就變成一個婆羅門前去試探雪山神女,在她面前拼命詆毀自己的本尊。但雪山神女全部駁斥了這些謊言。濕婆終於被打動了,於是與雪山神女結婚,不久生下了戰神室建陀(即鳩摩羅,後來被與泰米爾人的神祇牟樓干混同)和羣主(象頭神)。室建陀率領天兵天將消滅了多羅伽。羣主則因在出生喜宴時忘了邀請土星神娑尼,而被後者燒掉了頭顱。梵天許諾說,雪山神女在林中看到的第一個動物的腦袋將長到她兒子脖子上。雪山神女看到了大象,於是兒子就長了一個象頭。其它說法則認為切掉兒子頭顱的是濕婆,羣主為了守護母親的浴室,擋住了回家的濕婆,濕婆一怒之下就斬首了對方,才發覺對方原來是自己的孩子,後來濕婆又為了不讓雪山神女傷心,而去問毘濕奴讓愛子復活的方法。毗濕奴說,只要在樹林中看到第一個動物的頭顱,就將之梟首,回家安裝在羣主身上就行了,所以濕婆殺了一隻大象,讓兒子長出了一個象頭。

雪山神女與濕婆的愛情故事出現於許多往世書中,並且是古印度大詩人迦梨陀娑的長詩《鳩摩羅出世》的主題。《鳩摩羅出世》是最早將這個故事寫全的(在往世書之前)。在此之前,兩部大史詩已經提到了室建陀的出生,但沒有包括其父母戀愛的細節;佛教詩人馬鳴的長詩《佛所行贊》裡敘述了雪山神女與濕婆的戀愛,但在他的版本裡,似乎愛神的計劃成功了。現在通行的故事情節是迦梨陀娑創造的。

由於雪山神女象徵著濕婆的黑色「性力」,因此傳說雪山神女原本是擁有烏黑的肌膚。有一次濕婆抱著雪山神女時,濕婆打趣地說她的皮膚太黑,當她躺在他雪白的身上時,仿佛一條黑蛇爬上一棵檀香樹。聽到濕婆這樣說她,自尊心很強的雪山神女非常生氣,獨自離開了喜馬拉雅山專心過起了苦行生活。最終她苦修成功,梵天賜予了她一身金色的肌膚。

額外資訊

儀式日 Ritual Date

有優惠券嗎? 按此輸入您的優惠碼

帳單資訊

額外資訊

您的訂單

Product
Quantity
Total
Cart Subtotal 澳門元MOP0.0
Order Total 澳門元MOP0.0
  • 將您的款項直接匯入我們的銀行戶口。點選您的訂單號碼會有付款說明。您的訂單在還沒有確認收到款項之前不會發貨。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used to process your order, support your experience throughout this website, and for other purposes described in our 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