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森羅萬象 From Wizardly to Wizardry

聖火血月 The Flame to Lunar Eclipse

這個五月的儀式一個接一個的進行,依據日程,這是繼一月的壓力測試後的另一種密集。然後再來就是八月的一連串多日儀式及祈福。董事局向來會在世態劇變時就會安排密集得令小臻會瘋掉日程,五月這次還可以,就不知道八月會否順利渡過。 而儀式突然倍增的月份,在五行術數剛好是凶相的丑、巳、未、申月。彷佛一切都早已注定。而這種命定,是小臻不喜愛的部份。這也許是巫道的無奈,知道、希望轉變,卻又好像無法全身而退。 但這不影響敬神之心,眾神諸靈的協助、開示和指引還是很有趣的。那種可以與大部份主流宗教的信仰神靈對話、卻又不屬於每個宗教信仰的信徒體制之中。在大眾下獨修派自然巫術薩滿就是一種異類無誤呀。 在雅典娜神樂儀式慶典開始後腦內也許是得到了女神智慧的祝福,想了很多很希臘的類哲學問題。但這些問題應該不是會看這篇的善信們喜愛的題材,對吧? 雅典娜的神樂慶典儀式是一個很有趣的體驗。有趣在沒甚麼儀式感,是一種朋友般的聚餐、也有點像一種學術研討會。也難怪女神對參加的善信作了入場評選。如果有善信莫名其妙的卻步了報名,也許就是女神的考驗了。 感謝女神的照顧,為在場、又或無法抵達澳門的善信打開了網上直播,並𧶽予我們所需的要素。眼…

朧澤聖霖 The Moonlight Swamp

以此篇記辛丑瓶宗年山林邁亞 Maia 神樂祭典種種。於五朔花節後入夏,天火生金,而天上眾星開始逆行。感恩神明憐愛,庇佑善信。藉山林女神祭典加碼,麥酒女神西杜麗 Siduri 和新月女神阿提密絲 Artemis 一同降臨,帶來了七個晚上的身心靈調整儀式祈福。 這次加碼,原本此年只有三場的七夜儀式增至四場,也是一個新高度、忙碌的新高度。 擅於歌舞的麥酒女神(aka 娛樂生活搞很好的)西杜麗為這七夜選擇了不同的主題曲,以聲、詞帶領祈禱。 2021-05-15 土曜 首夜 女神為我們帶來了「突破」為主題的一個晚上。歲入雙魚,世界眾生都突然之間希望把自己內心的期望能帶到世上。即使,這個期望是多麼的不現實。當所有的「期望」一起澎漲時,人與人之間的連繫就會出現抵觸、裂縫等狀況。 每個人都允許為自己而活,但不等於每一個個體都得承受所有的「期望」。歲入雙魚的烏托邦式迷藥在女神們的手中顯化出現實層面的弱肉強食。而我們就要在這一股力量中更能理解世界的法則和規律而佔先機,為自己的理念而突破現況。 「如果你出現『受夠了!』這樣的情緒,為何還不行動?燃燒吧~少年和少女。」 麥酒女神 西杜麗 2021-05-16 …

黑炎 Dark Flame

蒙女神垂允,修習之途上第一次獲得迦梨女神的加護。迦梨女神的出現,意味著絕處已到,參加者難以杜絕的一切,不論是現實面、意識面或是靈性面上,女神都給予力量將一切毀滅;實行破舊立新。 這次儀式繼續交由「熊白舍」為女神設計,花藝師隨手一執一束便以成型。以紫羅蘭、米花和小白合剛好對應女神的三個不同形態,當祭花花束來到小臻手上,神炎便滿瀉而出,這束祭花此時便是法器,每揮一下都揮出強大的靈震,仿佛要把所有桀驁不馴的力量全部退散。 呼喚女神用上墨黑的七日巫燭,配上女神親選的芍藥和木蘭,剛好乾燥之後的兩者都是深色至黑。 芍藥在《本草求真》中寫到,赤芍藥與白芍藥主治略同。但白則有斂陰益營之力,赤則只有散邪行血之意;白則能土中瀉木,赤則能於血中活滯。西藥中芍藥所含的芍藥甙能解痙,並有一定的鎮靜、鎮痛、抗驚厥、降壓、擴張血管等作用。白芍煎劑對某些細菌和致病真菌有抑制作用。 木蘭是中國著名的早春花木,因為開花時無葉,故有「木花樹」之稱。從公元6世紀開始被種植於中國佛教寺廟的花園中。唐朝時也被看作是純潔的象徵,並且栽種在皇帝宮殿的花園裡。花瓣質厚而清香,可裹面油煎食用,又可糖漬,香甜可口。種子可榨油,樹皮可入藥,…

亂世聖地 The Sanctuary in the mess

除了大能量日限定的能量產品制作限定,祈福及儀式也是少不免的。儀式座席不多,其實每次也不過三四席,但參加的同學、巫修者們都在這個晚上感受到來自天上的財富力量、來自月亮母親的支持力量、來自大地對未來的指引力量,也少不了來自獅后的突破黑暗與困難的灼熱火焰力量。 把沒用的捨棄、把完好的保存、把當令的調理。我們順應著遠古傳流的文化、承祖靈的智慧,以當代的可能性延續這些看不見的律動。感受著太陽為我們去蕪存菁、感受着月亮為我們補充力量、感受着大地女神的豐盛能量、還有西布莉獅子王權皇后女神的破除困難的力量。除了在職的同學以外,還有參加了豐盛祈福儀式的自衛,也將你們對生活、未來、美好、豐收、的想像以及期望傳達給天地諸靈、眾神,以祭司的身份傳達為你們祝禱。 我知道走身心靈、古代巫術、薩滿等文化的道路,在澳門這一個大中華文化圈內是極為困難的。也知道即使參加者以及平日有留意開工作室資訊的朋友們,也是甚少會公開留言的。但小臻我亦期望每一次的訊息回文,讓我知道你們的靈修進程以及近況。在澳門這一個彈丸之地,要繼續這一項療癒工作是十分困難的。再次感謝各位的協助讓每一次的儀式能夠成功進行。 以上。 希請追蹤我們埃豬與臉…

蝕劫 Eclipse

有些東西就這樣改變了。 那種改變,是一種內心深處的變化。就似是平行時空中的另一個自己來到了這具身驅,明明現況都一樣,就只是內心的感受、應對等不同了。 而這一種不同,可能正正是為未來帶來的轉機。 環觀國際,在這個庚子魔羯年裡,人人自危,沒有活得特別好,但比上不足,比下總有餘。尤其是連續百日沒新確診的澳門,我居住的這片土地,尚算安穩。 剛過去的六月,六星逆行,雖說踏入七月可以喘一口氣,但接下來又有其他的考驗。年已過半,但災難似是尚未有停息之兆。 這些日子,雖然澳門這小城尚存一息,但感覺眾神都加倍照顧,為我們掃除的各方面煩惱。也許,只是因為我後面充斥著更多挑戰。 這幾年的日月蝕,我都學著使用古代流傳的方式榮耀著天地神靈,也一直祈求神明讓我開悟,把身上困纏著靈魂的伽鎖退卻。幾年下來,經過黑蝕藍月、到達這次土逆魔羯月蝕。這幾年,感覺就是在泥濘中打滾,在泥漿中奮力向前。 也許,還未到畢業的時份,但在這一份月蝕之中,正午陽光熾烈之時,卻感覺到神恩如雪,輕煙中在腐朽如我的身驅,在盤坐中散出濃烈的黑魂,如水上油污中向天飄散。隨著黑煙消散,感覺身體輕巧了不少。 那種輕巧的感覺就似是接下來的事情我都有力量去…

彼岸的花 The Hana There

我們的靈魂都在顫抖,在這巨大的能量中抖震著。 世界很混亂、人類很可怕、星象如洪瀑、能量如地崩。這樣這樣的上一次,那個百年之前,這個世界也是這樣吧? 在這刻,我竟然好奇那個時候的我在那裡?在做些甚麼? 也許你不相信輪迴轉世,但如果告訴你在百年前你在某地某國在思考著一樣的事情,這也是一種奇妙的浪漫吧? 可能那時的我在想著再一個百年前的自己、也可能在想像百年後的自己會是個怎樣的人。 我就是我,那種討人厭的個性沒變、那種孤寂沒變、那個帶著千百年來唏噓的靈魂也沒變,我是這樣的深信著。 五朔後、立夏,時值花開之時,卻不見繁花,怎麼會有一種名為「寂寞」的感覺? 呀,原來在我的構成中,還是有這一種本能的感覺。 七輪俱疲;三魂俱休;七魄餘在。 向陽的花草要為度夏儲水,枯朽的弱樹又能否見過夏享秋過冬,然後迎春。 藏密的樹之法也許在這刻也沒法子秘幻連綿,但在這魔幻中存活過,也覺得靈魂裡充滿著意思。 一切都很好,只是還完美。在那個完美的一天到來前,這破爛還是會轟隆轟隆的滾下去。 可以讓我貪生一點,回去那繁花的極東、巨樹參天的花夏時,看看那個簡單而又肥沃的天地。 先祖,請寬恕我來遲。

後記:愛神海貝 After the Ritual to Venus & Beltane

此文以紀錄庚子年庚辰月癸卯日庚戌時榮耀五朔日光、花、常夏之國與愛神的晚上。 這個晚上,我們在諾恩三女神的協助下,把未來的時光都重叠在這個地方。在這個小小的空間搭建了這年的五朔節花柱,我們呼喚了花精靈來到我們中間,為我們的七天聖燭送上祝福。我們呼喚了瑞象,在這同為諸佛的禮浴的晚上,以聖泉潔淨我們,並帶領我們安全又不受打擾地進入星光上的聖殿。我們在星光聖殿裡以手上的信物和鮮花送給我們的愛神,愛神的微笑為我們加持,加持了前些日子芭絲特女神喻示而作的和合型噴霧。噴霧揮灑在我們之間,讓我們一同感受神明間一樣而又不一樣的愛。 儀式後,也許我們不一樣了、也許我們還是一樣。但浸浴在女神海貝溢出的露水後,心中卻有多了一些東西,我不知道那一種應該叫滿足還是感動,也許這應該就是「愛」的感覺。沒有衝動、沒有悸動,卻是滿滿溢出的豐盈。 在這巫曆年開始的時候我本來以為這天晚上只是一個很簡單的祭獻,當然也沒有想到這一年我們會在這樣巨大的世界風暴之中。但是在上週遇上了哈托爾女神的時候,讓這一個晚上突然變得很不同,和以往的體驗都不同。 女神說:「人們都應該享受愛與被愛。」 “We should enjoy love &…

回望 Look Back

按自己的年度卜算,停工了也已經三個月。 老實說,這是第一次這麼想復工。有些時候甚至有點按耐不住會找些事情來做。但市況你知我知,現在疫情仍是一片嚴峻,稍有不慎便會爆發社區感染,令這片土地陷入絕境。 自覺言靈疪佑。疫情初期,早得先機避過了那些受感染人士出沒的地點。雖說沒工作了好幾個月,但資金調動上只是有驚而無險。 那麼在這段靜養的時間,對我個人來說有些甚麼不一樣的意義呢? 如題:「回望」。 這種回望不是那種很單純的回顧過去、又或懷緬過去的狀態。 更像是重新經歷、回味、體驗曾經的種種酸甜,然後淡然回首,繼續過自己好生活的一種過渡狀態。 因為有了時間,可以好好的整理一下搬家以後剩下來還沒有整理的部份; 因為有了時間,可以好好的拭擦一些較少清潔的部份; 因為有了時間,睡眠多了; 因為有了時間,做的夢也變得長了。 夢境中,我只能是都是惡夢居多,苦的、酸的、可怕的都一一襲來。那一些都是我曾經害怕的、恐懼的、質疑自己的、反思的、不憤的,還有遺憾的種種…… 在夢境的過程中,我一次又再一次重新地演繹那些回憶的碎片。一切,就似是在平行世界中再來一遍的感覺。 夢醒了,眼中有淚、心中空虛蕩然,嘴角卻上揚,笑了。…